2013年12月8日星期日

梁文道:你估我唔到(不言而喻之三)

【蘋果日報】從「別有用心」、「不可告人」到「心中有數」這一連串詞語及相關的語言操作,最早並不是用在如今常見的外交場合,和各種公開的輿論攻防戰上的。它們很可能起源於政治運動中的內部審訊,是種用來對付自己人的手段。因為只有在對着自己人的時候,大家才能產生默契般的相互瞭解,知道那些東西不用說破、不能說破。

然而,這是一場建立在「你知我知」的默契之上,卻又超乎其外的詭異遊戲,重點完全圍繞着至為玄妙又至為虛幻的「心」。主政的一方會擺出一副「幹了什麼,你自己最清楚」的姿態,要你不斷去推敲他到底在講什麼,又知道些什麼,終於逼到你完全坦白徹底交心的地步。

沿着這種軌跡,在公開和半公開的政治討論之中,主攻方也是如此做出一種「關於那不必說的事情,我懂得比你還多」的態度,好讓對手屈居於只能不斷發問猜測的守勢。最理想的情況是久而久之,使社會上普遍接受了這種有些事情不必說穿的共識。如此一來,對於那些事情的定義,對於那些事情的範圍之寬窄,就全部可以很有彈性地操縱在主攻者的手上了。進而言之,這套表述是種拒絕言說的言說,說了等於沒說,以「不可告人」之類的詞彙去標示沉默的領域。而那塊沉默的領域裏頭究竟藏了些什麼,則完全掌握在對方那裏。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心領神會,不斷揣度對方深不可測的「天意」;甚至把自己訓練成對方潛在意圖的迎合者詮釋者。至於你迎合得到不到位,詮釋得對不對,則全憑對方心意而定。既然「愛國愛港」是中共和官方媒體主動提出的特首候選人條件,並且申之再三。為什麼代表官方主事政改工程的林鄭月娥現在又說這事「不言而喻」,用不着清楚界說呢?我擔心這是中共式政治文化正式步入講程序講公開的香港社會之啟始。有些事情很重要,乃至於是唯一重要的事,但又不必多談;因為那是我說了算的東西,你們只要乖乖地負責去配合去體會就可以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