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4日星期日

梁文道:中國用不着窗口

英國《金融時報》編輯,香港「外國記者會」副主席馬凱的工作簽證不獲港府續期,非但是本城大事,更是一件備受國際媒體矚目的新聞。為什麼香港政府要打破它歷來的習性,幹出這麼一件不尋常的事呢?很多朋友痛心疾首地斥責港府愚蠢,覺得這個做法徒然斷送香港的國際地位,最後只會破壞新冷戰年代香港能在國家層面上扮演的角色。這種說法背後的假設,是這整件事完全由香港政府決定,與人無尤。但另一方面,也有些朋友把它解讀為香港政府不得不執行的政治任務,根本輪不到特區政府自主。沒有內幕消息,我很難判斷哪一種說法更接近真相。不過在我看來,後者似乎更加合理。

有沒有可能是特區政府自己傻咗?當然有可能。有一種說法,認為這幾年中國在外交領域上有一種趨勢,那就是外交官更熱衷的,很可能不是外交,而是內交。意思就是身在國際外交場合,卻把工作重點放在對內表態,向上交心。近期的例子,是駐瑞典大使和駐英大使館在中國遊客被逐出酒店和央視記者被逐出論壇會場之後的積極表態,其態度之迅速和激烈,在中國過去的外交文化來看,並不尋常。但如果我們把這些事例放在更大的中國官場背景下理解,就會變得很容易明白了。因為正如我之前在這裏說過的,在這個反貪之後「官不聊生」的年代,最要緊的就是政治掛帥,各層官員都得揣摩上意,生怕犯下路線錯誤。由於大家都認為上頭很鷹派,所以在對外的時候就得競相「亮劍」,不單要秀給愛國群眾,更重要的目標觀眾是他們的上層。那宏觀長遠的外交大局必然不比當下的前途重要。

前陣子還有另一個讓人哭笑不得的例子,那就是美國中情局的東亞地區負責人,在一次美國國會的聽證會上力指中國將對美國發起全方位的攻勢,而他的證據之一,竟然是中國駐美機構寄贈給美國政府的習近平著作英文本。他在習近平那些本來是對着自己國民發表的激揚文字當中,讀出了中國想要輸出自己獨特模式的野心。這就又要說到近幾年的另一項政壇變化了。過往中國宣傳工作在對內和對外上面是分得非常清楚的,對內可以不時強調西方忘我之心不死,頌揚厲害了我的國;但是在對外的時候卻無論如何必須保持一個熊貓般的和平笑臉,宣傳中國文化的和平友善。可現在像《戰狼二》 這樣的愛國主旋律電影,居然也要送出去衝擊奧斯卡;而習近平著作則更要譯成多國語言,努力推送到各國政要和輿論領袖手中,每有新書發佈,都要在一個大型的新書發佈會上面營造出各國精英齊齊學習習思想的模樣。真沒想到像中情局高級官員這樣子的精英,還真的聽話,果然認真研讀習主席著作,只是他們讀出來的結果未必為人樂見而已。但無論如何,當初組織贈送習著作英文版本的官員是不會犯錯的。他積極對外推動習思想,難道你能說他有罪嗎?

不過回頭再看,認定特區政府只是執行上命的分析恐怕更加合理。大家不要忘記,在梁振英先生開炮批判外國記者會之後,特區政府曾經公佈外國記者會會址的租約,等於側面駁斥梁先生的言論。那為什麼後來他們又要在施政報告公佈之前,正宜風平浪靜的時機,主動出招對付外國記者會呢?再加上這個新聞出來之後,中央官媒的迅速回應,是不是更說明了這並非特區政府主動,而是中央政府經過一輪盤算之後的決策。

為什麼中央要這麼做?難道他們不怕這個行動會在西方媒體和政界留下一個壞印象,讓全世界更加相信「香港已死」的說法?難道他們沒有想過在新冷戰開打的今天,香港可以再度扮演國家對外窗口的角色嗎?答案其實很簡單,他們還真的不怕,而且也根本用不着香港再去做什麼窗口了。

你看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一案,再看屈穎妍小姐在馬凱這件事上「不槍斃就算文明」的驚人言論,就知道國家今天還真不用擔心外國人怎麼看中國了(當然,屈小姐也不算完全沒有道理,正好沙地阿拉伯在駐外使館謀殺流亡記者,果然突顯香港對待不受歡迎媒體人的文明高度)。同樣地,外交人員對瑞典遊客事件和英國記者事件的反應,也能夠放在這樣一條線索下來理解。那就是面對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包圍網,中國確實是要硬起來了。從三個中國人在中非遇害,駐中非使館慢了半拍的「嚴正表態」來看,中國的外交系統並沒有忽然失靈,它依然能在某些場合按照自己原來的慣性正常運轉。只是在對待西方世界的時候才要敢於亮劍,甚至先動口為強。這說明中國在這場新冷戰早就做好了最壞打算,完全可以走上一條和西方對決的道路,同時以此對內激勵民心,讓他們知道未來幾年的苦日子全是西方人搞鬼,從而凝聚向心力和穩定合法性。再大不了,也只是重新閉關鎖國,靠着自己內部龐大的市場和政府在民間汲取的資源熬過去。而且別忘了中國早非吳下阿蒙,儘管「一帶一路」陸續傳來受挫的消息,但它無論如何也太不可能在國際上被徹底孤立到當年只能依靠香港的地步。

既然有了最壞盤算,香港也就沒必要充什麼窗口了。而且在這麼尖銳困難的時刻,香港這扇窗甚至越早關上越好。記得去年一月,梁振英先生剛下臺不久,我就在此以新冷戰必然到來的前提說過香港未來的其中一種命運:「窗口是雙向的,香港這個門戶在可能到來的經濟壁壘裏頭當然對中國有用。可是反過來看,對外開放的香港也有機會變成美國等國家對中國施加政治影響力的門道。八九六四以來,中國政府就在提防香港會變成顛覆基地,怕港人會把民主普選的訴求擴散到整個內地。……往昔美國奉行『engagement with China』的基本政策,利用香港演變中國的動機其實並沒有以前傳統左派所猜疑的那麼大。但是美國今日若要圍堵中國,尤其是在冷戰專家『傳統基金會』等智囊機構捲土重來的現在,從旁攪動香港政局,使香港變成中國內患,讓中國不得放手於南海亞太與美爭強,這種機會或許就會變得相當之高了。」

若是按照這種思路推演下去,特區護照效用等同於中國護照,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消失,簡直就是勢所必至,指日可待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