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2日星期日

梁文道:They connect(選舉結局.香港未來之一)

【蘋果日報】兩個謎題,一老一新。老的是如果中央政府鐵了心要支持林鄭月娥,當初又何必要梁振英不再連任?新謎題則是張德江先去召見建制派選委,明言中共中央政治局一致支持林鄭月娥,為什麼還說這不是「欽點」?第一道問題之所以成謎,是因為包括我在內的許多人都以為林鄭月娥走的是條「沒有梁振英的梁振英路線」,假定他一定是「梁振英2.0」。於是驚奇,既然他們有信心能把林鄭月娥送上特首大位,一開始又怎用得着擔心梁振英在選舉當中會搶不夠票?第二道問題在大部份人眼中則根本不算問題,因為大家都覺得「林鄭月娥是唯一受到政治局支持的候選人」這句話就是欽點,說它不是,純屬「語言偽術」而已。

先從第一個謎題說起。其實自從任志剛先生宣佈支持林鄭月娥,出現在後者分享會現場開始,我就已經懷疑「梁振英2.0」這套講法是否還站得住腳了。因為熟悉香港政情的人都曉得,任先生與梁營「西環」一向不算親近,他們憑什麼可以把他從曾俊華那一方挖走呢(假如他真的打算過加入曾營的話)?再看林大輝先生,這位前唐營重炮手對梁振英的不滿,路人皆見,何以忽然變卦,願意以今日之我打倒昨日之我,投身於「梁振英2.0」的旗下呢?細想之下,答案可能只有一個,那就是林鄭月娥並不完全代表原有的梁營。

梁振英的下台,確實是一次重大的「路線轉變」,只不過這個轉變並不像大家所想像的那樣,是梁營與其背後勢力的整體崩盤;卻是原有梁營以及唐營的重新整合,是已經割裂達五年的建制陣營破鏡重圓。假如中央硬是要捧梁振英連任,票數是一定不夠的,就是因為這批以原有唐營為主的親商勢力恨梁入骨,加上手握三百二十餘票的非建制派,必能聯手以另一人代之,或者至少造成流選的局面。可見經過五年來唐營的不斷「告狀」,背後一番權衡計算,以及複雜的協調妥協之後,終於促成了眼前梁振英下台,林鄭月娥頂上的結局。果然,執筆此刻,就見唐英年手挽林鄭月娥,深情無限地祝福後者,正式宣告老建制陣營的浴火重生。

林鄭月娥因此不是「梁振英2.0」,勉強要形容的話,他大概是「董梁合體」,是當年的董建華勢力與今天梁營西環陣營的聯合昇華版。執政之後,他不能完全割捨「梁振英路線」,也不能盡棄梁營諸傑,因為那可能是談判條件的一部份,也因為他們為他的江山付出了這麼多的血汗。故此,該做的事是繼續要做的,該打的硬仗也還是要打下去的。可另一方面,他將來用人卻絕對不能唯梁粉是用,無論如何都要「公平」處理,把唐營等工商界代表一一帶進整部政府機器以及沿伸廣泛的公務機構之中。怎樣平衡?怎樣讓大家雨露均霑?那就要看林鄭月娥的功夫了。

這是個小圈子遊戲,大家都曉得。所謂小圈子的選舉,要點就在於利益交換。我今天挺你,你將來就得報恩,此乃根本常識。明明公開說過要繼承梁振英路線,又想要說服商界群豪你不是説真的,自然不能只是靠說。好在林鄭月娥幹過「實事」,有往跡可尋。2012年,擔任發展局局長的林鄭月娥推翻前地政署「公眾競爭」的意向,不經公開招標,就把尖沙嘴海運大廈以79億的「市價」續租給九倉集團21年。現在九倉會德豐11票提名盡歸林鄭。同樣是在發展局局長任內,林鄭月娥又推動了趕走Band房以及小型文創工作室無數的「活化工廈」大計,讓信和集團擁有的多座工廈先後「活化」成功,變身成高級不少的辦公室及商場。更別說喜帖街改建成的「囍匯」等項目了,信和是當時市區重建局的主要夥伴。如今信和集團黃志祥先生是林鄭競選辦公室資深顧問,手上提名皆付林鄭,乃應有之義。蔡子強兄在他最近一篇評論裏頭提問「究竟誰人才是地產黨代理人」?我想答案已經很清楚了。

我們時常把特首競選戲稱為「跑馬仔」,不是沒有道理。因為它是一場零合賭戲,很考眼光。一旦落注,自當竭力以對,想盡辦法要幫看中的選手跑出。西瓜又必然是得靠大邊的,於是加入林鄭月娥陣營的有識之士也就越來越多了,他們都怕好處全給人家分走,自己冇得派彩。但問題是林鄭月娥競選辦的名單一路這麼伸展下去,資深顧問、榮譽資深顧問、永遠榮譽資深顧問越來越多,賽似東華三院總理名單,他欠下的債務也就積累如山了。權貴恩重,還要加上有情有義的梁營班底,他將來應付得了嗎?

如果除了唐營梁營,他整個政權基礎別無倚仗,面對人家上門催債,他是否還能做個「好打得」的「強人」呢?看他那日分享,群豪畢至,偏少老同事舊下屬,便知他為官三十多年在公務員隊伍中的聲望恐怕不怎麼樣。公務員出身的他,該不會要像董建華先生和梁振英那樣,非但不能以龐大政府機器化解外間利益申索的矛盾,反而得借外力強行壓服底下這匹巨獸吧?公平點說,其實全世界再民主的地方都少不了這類利益交易。不過,民望高,充份獲得民意授權的領袖卻比較有底氣應付這類棘手情景。因為就算你在我競選的時候出過九牛二虎之力,我到底有人民當靠山,不必怕你。可惜林鄭月娥眼下欠的就是民心,真不由得叫人替他憂慮。

反過來說,他的最大對手曾俊華就處在一個完全相反的位置上了。他一向被認為親商,但奇怪地又沒有前述那麼鮮明的瓜葛例子(也許有,只是我不知道。歡迎各位讀者提供),難怪今天還不見什麼有份量的鉅子出手相助。要算,就算上田北俊先生好了。忍不住閒話一句,田北俊先生和田北辰先生這兩兄弟也真是江湖罕見的好漢子了,明知大勢已去,卻還分別緊緊站在自己的戰友身邊,不離不棄。田門昆仲,家風若此,叫人衷心佩服。

還是說回曾俊華吧,比起對面的唐營加上梁營,他在建制各大板塊中能夠掌握的支持少到可憐(除了傳說中仍未出手的李家,莫非他們想大博一注獨贏?),更沒有北京加持,看來可靠的就只是民意了。不只如此,他還要面對對方那邊已經上了船的勢力排山倒海般的攻勢,因為落了注的賭仔是無論如何都要設法阻止對家跑出的。例如現屆政府,從特首、高官,一直到行政會議成員,都不必中立避諱,一一下海化身時事評論員,多角度抨擊曾俊華的政綱。要知道香港不是美國,奧巴馬可以在任上支持希拉里對付特朗普,是因為人家走的是政黨政治;我們不走西方那條邪路,必須堅守特首無黨無派,做全民特首的正道。有趣的是對家人腳越齊,炮火越是猛烈,民意之外一無所有的曾俊華就越是沒有包袱,有機會做個不用清理那麼多小圈子債項的特首。然而,這個機會現在看起來是很低了。

如果梁振英下台,換上的只是「董梁合體」,那麼說好的「路線轉變」又怎麼辦呢?泛民還會是建制的一部份嗎?未來的政局會更溫和嗎?這一點我絕不懷疑,因為它同樣也是林鄭月娥必須完成的使命,問題只是他做不做得到而已。要說明這點,就得解開文首所說的第二道謎題了。其實張德江委員長沒有說錯,中央政治局全體支持一位特首候選人真不是欽點。很多香港人(包括深諳大陸時勢的朋友們)之所以覺得張先生的表態矛盾,是一時忘了內地的情況以及思維習慣而已。就拿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改革辦公室的何帆法官撰文批評特朗普一事為例,我真搞不懂香港新聞界怎麼會把它當成新聞,朋友們又怎麼會說這是大陸司法系統自相矛盾?何帆是誰?平常說些什麼?大家上網一查就曉得。何帆先生如果發現外頭把他當成正統官方代言人來看,一向被視為異數的他可能也會覺得很安慰的。

篇幅有限,這第二道謎且留下回分解。只是提示一句,不要輕信所謂「習派媒體」的「兩個中央」說,但也不要以為一切已成定數。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