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8日星期五

梁文道:好辛苦的團友

【飲食男女】最近看到滿腹牢騷的京都食家柏井壽新著《美食有這麼了不起嗎?》,一口氣數落了所有他看不慣的流行現象,比如說為了一碗拉麵大排長龍,過分標榜「執着」的餐廳,喜歡強調食材來源地的趨勢,以及崇拜廚師的風尚。

他的言語有時候會顯得很囉嗦,他的看法容或有些偏激;但他有不少意見卻是我能會心的。在談到有人專門從外地跑去京都排一個上午的隊,就只是為了吃一碗這件事的時候,他說:

「因為每個人的優先順位,或價值標準不一樣,所以不能一概而論,但我心想:怎麼只為這麼小的事來京都。京都值得去的地方或值得看的東西不勝枚舉,竟然全部略過,只以一碗拉麵為目的的旅行。這真是浪費呀。

旅遊時吃到美味的東西是無上的喜悅,但那絕不是旅行的全部。以美食為目的的旅行雖然很愉快,但希望大家明白,那只是旅途的一部分。不只是旅行,就漫長的人生來說,也是如此。人並不是只為吃而活,請大家牢記在心」。

大家知道,來自香港、台灣和大陸的觀光客已經成了日本旅遊產業最主要的客源。十多年前從香港開始興起的「美食團」,現在也早已流遍三地。於是在日本旅行,難免就會在一些不錯的小餐廳遇上幾乎整家店被一個這樣的團包了下來的情況。每和這些為了美食不遠萬里而至的食客聊天,得知他們的行程,我都不得不替他們感到辛苦。十天不到的時間裏頭,每天午晚兩頓米氏星級餐廳,這真消化得了嗎?我大概是老得快,早已無法承受類似的腸胃轟炸。有時候人在外地,寧願一缽粥、一盤青蔬,甚至只是伴着些小點心的幾盞粗茶,也要比動輒十幾道菜的大餐廳舒服得多。高級美食,我等凡夫自然喜歡,可是連番吃下來難道不會麻木?猶如看畫,在故宮,在巴黎羅浮,在倫敦國家藝廊,多花時間停留在幾幅自己心儀的佳作面前,所得往往勝過貪多不厭的所謂「飽覽」。

從前,很多人都參加過那種「十天六國歐洲精華遊」,現在大家都覺得這是痛苦不堪的「鴨仔團」,觀光是名副其實地觀光,每個景點都只能一掠而過,觀得片刻光景。如今的「美食團」其實也很容易陷入同一邏輯,只不過這回鴨子不趕着觀光了,他們現在趕着吃飼料。到了巴黎,從來沒有機會在盧森堡公園閒坐過一個下午,因為他們的午飯吃到三點,接着還要去甜品名店吃馬卡龍,再過兩個小時又是另一頓鋪天蓋地的盛宴,然後肚滿腸肥地回房睡覺,沒有時間在河邊散步,也不能像巴黎人那樣在街邊看着行人小酌,因為第二天起來他們還要再把一切重複一次。

千萬別誤會,我沒有丁點瞧不起這些美食團的意思。我真的只是覺得人各有志,身心條件也不一樣,這些食客的愉悅,我已經沒有能力去享受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