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6日星期四

梁文道:告御狀

【蘋果日報】鍾庭耀主持的「港大民意調查計劃」到底做得怎麼樣,不是不能討論。一套社會科學的調查方式合不合理,科不科學,怎麼不能爭論?問題是你想如何辯論,又想在什麼場合辯論罷了。

行政會議成員張志剛多次批評鍾庭耀的設問不合邏輯,起碼是在媒體上面採取相對嚴肅的態度來探討方法問題。面對這種質疑,鍾庭耀還能比較公平地公開回應,因為大家都在同一個開放的平台之上;儘管前者是體制高層,後者是一位布衣學者。

但李家傑呢?這位港區政協常委不願碰方法,專談政治後果:「香港回歸以來,鍾庭耀主理的民意研究計劃,總是在關鍵時候發表對中央政府、特區政府,以至整個愛國愛港陣營十分不利的民意調查結果,客觀上為反對派的訴求提供民意基礎」。在他眼中,科學方法似乎根本不是問題,要害全在誰來研究,以及誰是研究機構背後的老闆。所以他才會建議讓中華總商會等八大商會,廣東社團總會及福建社團聯會等「愛國愛港」陣營合力尋找大學合作,另起爐灶。

更嚴重的問題在於他說這番話的場合。這位富二代平常不見他在香港議論時政,更未聽說過他對鍾庭耀的研究原來有這麼大的不滿。等到上了北京開政協了,他才暢快地盡訴心中情。且不論其言論之空洞反智,但看其發言平台,就知道他根本沒打算要和鍾庭耀來場公平的對話。這完全是一個藉政治欺人的態勢。

不曉得《明報》是不是給劉進圖的事嚇儍了,覺得任何人只要不動刀子就是好事,竟然還在社論說他的「手段」「值得鼓勵」。這是個什麼手段?不在香港發表文章,不透過香港媒體公佈言論,跑到北京去告御狀。說穿了,無非就是香港商界巨頭優而為之的手段。但凡遇到不如己意的事情,絕少開誠布公地與人商辯,反而喜歡在掌權者面前打小報告。這向來就是香港商人「問政」的不二法門。只是不知道李家傑是比較有出息,還是比較儍,選擇了一個有記者在場的環境來告狀。我們是不是也該額手稱慶,說香港富豪階層有進步呢?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