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7日星期五

梁文道:滅口

【蘋果日報】有些人對待醫生的態度就像去算命似的,一聽到令自己不滿意的消息就說是人家不靈,趕緊換另一個試試看,如此這般,換了一個又一個,直至換到自己舒服為止。假如一個人有權,而且權力大得可怕,情況也許更加嚴重。他不只是換個大夫做檢查那麼簡單,他是一碰到告訴他病情惡化的醫生就動殺機,非得要那些烏鴉嘴全部滅口不可。於是他幾乎殺遍了所有敢說實話的醫生,直到剩下來的全都恐懼萬分地誇他身體好,讚他長命百歲為止。

這個人是不是真的健康無恙?當然不是。只不過他從來不願接受自己有病的真相,從來不願正視自己的身體。在他看來,所謂的「疾病」,純粹是種說出來的事實而已;說有就有,說沒有就沒有。所以只要全天下的醫生都說他沒病,他就一定沒有問題了。

這麼阿Q,這麼鴕鳥,這麼反智的心態,偏偏就是許多在上位的掌權者的共性。媒體報道於他不利的消息,他的第一反應就是那些媒體「別有用心」,或者幕後有人算計。媒體批評他,他不是反躬自省,甚至不是據理力爭,而是想要人家閉嘴。

這大概就是最近十多年來香港的情況了。「七一」五十萬人上街,有些人的總結居然是「一報兩咪」,仿佛沒有了《蘋果日報》和當時的名嘴鄭經翰與黃毓民,香港人就很喜歡董建華了。如今大家目睹種種針對傳媒的打壓,大概也是源自同一種心理。醫生說我身體不好,我便滅他的口。直到最後,或者就只剩下「亞洲電視」之類的好醫生。

「港大民意調查計劃」雖然不是傳媒,但在這個意義上同樣也是個居心叵測的壞醫生。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