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日星期日

梁文道:報復

【蘋果日報】那天我在「明報舊生會」的街站嗌咪,口中說的,耳裏聽的,最常出現的字眼大概就是「支持」。於是我一邊喊叫,一邊也聽人家喊叫,一路就在心裏思忖,到底「支持」是什麼意思。

這一兩年,我們總是聽說「實際行動」、「勇武抗爭」,可見很多人心裏的積憤之深,真有點氣不知往何處使的鬱悶。坐言不如起行,但該怎麼「行」才叫做真正的行動呢?劉進圖從來不是行動派,溫文爾雅,總是一派書生論政的架勢;過往幾年,甚至被人認為太過保守,有「親建制」的嫌疑。然而,差一點了結他性命的六刀很不幸但也很有效地說明了,言語就是行動,有時候甚至是最有殺傷力的行動。莫道書生空議論,地上那灘鮮血,血色暗深得嚇人。所以在這個意義上講,我甚至不能同意許多人對陳雲的批評,說他只是叫人勇武,但自己從不落場。他的言論,影響了這麼多人,又如何不是一種「行動」?

說回支持,我們當然支持劉進圖,支持新聞自由。我們可以用最香港的方法「鬧爆」黑勢力(當然他們會不會「爆」就是另一回事了),也可以上街遊行集會聲明。不過,我們還真的可以幹些別的更實際的事。

就像支持內地異見份子和新聞同行一樣,最實際但也最笨的方法之一,就是讓自己盡量變成他們,而不是站在外面「支持」、我們支持劉進圖,也同樣可以把自己盡量變成劉進圖,去做一些他做過的事。

假如有人不喜歡自己的暗事曝光,恨透了近期《明報》的報道。就讓我們重新挖掘最近一段時間那些首先被《明報》揭露出來的「敏感」消息,大陸高官家屬的海外資產也好,「冰聯」訓練場地轉移到東莞也好,以至於那些劏房僭建的新聞;大家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方式(例如Facebook),把它們廣傳出去。那些人這麼害怕這些新聞,我們便讓他們再害怕一次;那些人這麼痛恨曝光這些消息的新聞人,我們便化身出千千萬萬個新聞人,直到全港七百萬人都知道了這些消息。假如有一萬人,一千人,甚至只是一百人參與這個行動;那就真是「They can't kill us all」了,也是我們對那六刀最有效的報復。

1 則留言:

  1. 那些人這麼害怕這些新聞,我們便讓他們再害怕一次;那些人這麼痛恨曝光這些消息的新聞人,我們便化身出千千萬萬個新聞人,直到全港七百萬人都知道了這些消息。假如有一萬人,一千人,甚至只是一百人參與這個行動;那就真是「They can't kill us all」了,也是我們對那六刀最有效的報復。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