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3日星期四

梁文道:鷹犬賣力

【蘋果日報】既然「唔能夠排除任何可能性」,既然事件還在調查之中,大可以用「現在還不能做任何結論」之類的言語搪塞過去;警務處處長曾偉雄又為什麼要說劉進圖遇襲案「唔顯示同新聞工作有直接關係」呢?理論上講,絕大部份襲擊新聞人的事件都不「直接」和新聞工作相關,因為你可以辯稱那些動手傷人的凶徒只是收錢辦事而已。所以這句「唔顯示同新聞工作有直接關係」,純係廢話一句。

在可以不發任何斷言的情況底下,曾偉雄又為何要強調如此一句廢話呢?我想,這只能從政治角度理解。正當市民都為劉進圖遇襲感到憤怒,覺得香港的新聞自由已經亮起最緊急的紅色警號之際;我們的警隊一哥站了出來,為主子分憂,配合部份建制人物的聲音,協力把這事的焦點從新聞自由上頭挪開。

這樣子的推測是否太過政治,又是不是一個沒有真憑實據的陰謀論呢?可能吧。然而,今天我已不忌憚用這麼無聊但又可怕的方式來揣度曾偉雄的用心了。

因為就在一個星期之前,他的下屬竟然就能在光天化日之下闖進區議會,不分青紅皂白地抓走一個少數派的議員。依據大家從媒體上得到的資料來看,那位議員根本沒有幹出什麼違法的事,反而還遭到他的建制派同事侵犯。我們的「一哥」卻能在第一時間解釋,說這是為了「社會安寧」。這麼赤裸裸的無法無天,這麼大膽地侵犯議會尊嚴,這麼鮮明的政治偏向;再加上過去兩年數之不盡的打壓示威,道之不絕的選擇執法;曾偉雄還有什麼話好說?

只可憐那數以萬計的香港警員,老大成了鷹犬,喪盡全體威信,有的卻還以為這個站得夠硬的大哥給了他們揚眉吐氣的機會。很快地,言語辱警的定義就會放寬,香港警察好像真的越來越厲害,越來越叫人害怕了。不過,令人恐懼和讓人尊敬是全然不同的兩碼事。就如明代的東廠和錦衣衛,官民皆畏,但那真叫做威信嗎?好人家的父母會為孩子入廠替公公辦事而自豪嗎?

4 則留言:

  1. 其實因為新城的記者問斬人動機是什麼?關唔關新聞工作事?曾sir先主動講手上證據與新聞自由無直接關係,並唔係佢刻意護主。利申,從不喜歡這位一哥態度

    回覆刪除
    回覆
    1. "關唔關新聞工作事?" 回應這個問題, 禿鷹應該答: 案件仍在調查中, 不知道與劉生的新聞工作是否有關. 禿鷹現在的回答顯然是把焦點從新聞自由上頭挪開, 絕對冇屈佢架.

      刪除
    2. 調查完成了嗎?他怎麼知道無關?

      刪除
  2. I never understood why Many US people did not trust police. Now i can see history unfolding, in HK.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