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3日星期日

梁文道:策略(矛盾的好處之三)

【蘋果日報】老實講,身為「左膠」,我不太明白為什麼相對於要求政府制訂或修改政策,仇恨大陸人會是一種解決當前香港困難的更加「實際」的辦法,好吧,或許我們呼籲再多,政府也還是睬你都傻。但你在網上用盡吃奶的力量辱罵大陸人,甚至去街上對他們叫囂,那又會起到什麼更好的效用呢?在我看來,這種號稱不「離地」的方式最多也就只不過是很實際地宣洩了情緒,也加強了情緒而已。

當然,在某些自認算無遺策的策略大師如陳雲那裏,仇恨自然有它的策略意義,那就是向當權者施加更大的壓力,逼他們幹一些他們原本沒有動力去幹的事。沒錯,一群排外情緒高昂的群眾有可能會讓政府更加嚴肅地對待我們面對的問題。然而,正如所有以鼓動情緒為旨歸的策略一樣,仇恨大陸人的激情也可能會走向另一條脫離計劃的歪路,比方說那次衝擊解放軍軍營的事件。

為什麼連最喜歡把仇恨大陸人當成策略的陳雲也要急着公開和那幾個青年劃清界限?那是因為這種行動只會予人口實,讓中央政府多了個干預香港事務的理由。但難道在廣東道上指着大陸遊客叫罵就不會帶來同樣的結果嗎?且看此事一出,香港政府的全面抨擊,大陸喉舌媒體對它的定性,以及港澳辦提出「援手」的回應,便曉得它對他們而言,無異於另一樁擅闖軍營事件。

我曾經在此分析,今天的梁振英政府和部份中央對港班子裏頭,可能有一股以鬥爭為綱的勢力,他們的運作邏輯就像內地的維穩經濟,不怕矛盾的存在,只怕天下太平。有人反對他,不代表他做錯了什麼,反而代表了亡我之心不死的敵人之險惡。於是越有人反對,就越證明形勢之嚴峻,和他們存在的價值。也就是說,一套不孚眾望的體制弔詭地將民間的怒火當成自己政治生命的源泉。本來他們要對普選設限,用的理由就是怕港人人心還未回歸,會選出一個反抗中央的特首。現在的仇恨情緒,便很切時又很實際地給了他們更多證據;看來香港果然是人心不穩,要好好管一管呀。

任何策略都是賭博,賭局則需要理解對手。假如你的對手就是喜歡矛盾,而且長於鬥爭,鬥心十足;你覺得仇恨大陸人是個會更有助於實現香港自治美夢的策略嗎?

2 則留言:

  1. 这里是人身攻击天堂

    回覆刪除
  2. 哥们儿,你真不懂维稳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