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5日星期六

梁文道:粵語報國

【蘋果日報】不只《我是歌手》,在所有大陸綜藝音樂節目裏頭,除了國語歌曲之外,恐怕就只有粵語這一種方言能夠這麼堂而皇之地登台亮相。流行音樂重鎮台灣這麼厲害,也很少見人會在這等場合高歌台語。這就是香港的軟實力了,或者至少是香港曾經擁有的軟實力。

很多年前我曾在另一篇東西裏談到粵語這種方言的力量。要知道,「方言」並非嚴格的語言學概念,它根本是個政治產物。一種語言被確認為法定的國語之後,同一個地域之內的其他語言才被迫成了地方上的方言。而粵語,有些語言學者甚至認為它是另一種可以和北方官話區分出來的獨特語系。儘管成了方言,但這套方言竟然能在過去三十年內反向影響全中國,不只生出了今天那些能聽能唱廣東歌的大陸歌迷,還把「埋單」、「的士」一類的詞彙注入到整個華人世界的日常生活之中。

從語言生命力的角度而言,有這麼一支活躍的方言存在,其實是普通話以及一切華文華語的幸運,因為它能帶來一些新的刺激,一些不一樣的語言感知。猶如一孔泉水可以活化池塘,另一套語言的影響,乃是任何語言勃發生機的重要條件。而越能吸收異語影響,以擴大自己表現能力,改變自己語言世界的,就越有可能茁壯成長;例如英語。

所以我對任何語言純淨運動總是懷有戒心,這些運動的發起人通常關心的不是語言,而是認同政治。大陸時不時就有這類運動,不少還招呼到了粵語身上。幾年前,廣電總局下令禁過「港台腔」,怕它治下的電視電台不夠乾淨。後來,廣東省又有人想把粵語驅出新聞節目,好讓它變成一種沒法再嚴肅下去的單純生活用語。如今,香港的教育部門也蠢蠢欲動起來,試圖改變港人能用粵語誦讀書面中文這種獨特本領(中國怕沒有第二種方言可以大規模地做到這點了),徹底拉開我們在文與言之間的距離。

或許他們以為,只有普通話才能讓我們變成更好更純正的國民。卻不知大膽推動和保育粵語,甚至反過來在大陸介紹粵語,也是一種「報效祖國」的方法,就像香港流行文化工業一直在做的那樣,反哺出中文世界的花葉新姿。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