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8日星期五

梁文道:負責

【蘋果日報】劉進圖被人斬成重傷,起碼有一種人是會很高興的。這種人或許曾被某些傳媒揭發他見不得光的事,或許曾經受過傳媒的抨擊,又或許正在提防傳媒的進逼。今天他坐在家裏一邊剝花生一邊睇電視,見到這條新聞,心裏暗暗驚喜:「嘩!咁都得」!接着上網做做功課,簡直就是喜出望外,因為用暴力來收拾傳媒,真係使得,從來唔驚有手尾要跟。請問,他會不會把砍人丟炸彈當成一個日後行動的選項呢?

劉進圖入院之後,很多人急着為這件事定性。有的人怒火攻心,不曉得怎麼把這件案子說成上街「反蝗」果然有理的佐證。官方則一如所料,想說它化成單純的刑事案件,叫大家不要忙着把它「政治化」。

政治化?這樁案子本當然是政治的,只不過不是和「反蝗」那種政治相關。其政治的實質在於它清清楚楚地威脅了全體傳媒的報道自由,把恐懼植進所有傳媒人的心頭,讓他們每天都要提心吊膽,擔憂自己有沒有行差踏錯。傳媒做事綁手綁腳,在早就存在的自我審查上頭還要加上一環暴力陰影的緊箍咒。到最後,受傷的自是全香港人的知情權和表達自由。請問這如何不是政治事件?

坦白講,香港從來就有股黑暗勢力,它本來就可以明目張膽地使用暴力來遂其所願。除了這兩天大家回顧過的傳媒遇襲,更別忘記好些政治人物的遭遇。從已故的吳明欽到近日被人嘲弄的何俊仁,受過身體傷害者在所多有;請問這些案子又破了多少宗呢?去年以來,這股黑暗日益膨脹,公然參與特首競選飯局,公然毆打示威人群。請問他們的坐大又是不是政治?黑道介入政壇,難道也不算是政治問題嗎?

政治問題就該政治地解決。這一回,對付社會運動從不手軟的警務處處長和保安局局長,是否也應該以同等的霸氣站出來承擔政治責任呢?給我們一個破案的期限。我們不要另一樁懸案,我們要的是令香港的執法力量負責。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