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8日星期四

梁文道:《就係唔幫襯地產商》


前天跟昨天我們都提到香港很多老地方,把它拆掉、平整掉,把老人家他們給趕走,老街坊散掉之後,這個地方能幹嘛?能蓋新房子,蓋新房子那大家都能賺錢了,香港最賺錢的行業,當然就是地產業,而這些地產商其實真正賺錢的地方還不只是做地產、賣樓這麼簡單。

以前我曾經跟大家介紹過一本書叫《地產霸權》,這裡面就提到了你在香港活一天,你很難不讓這些大地產集團賺錢。為什麼呢?理由很簡單,你住的房子很可能是他們的,然後你住在這裡面你會發現,你用的電話服務、電話線也是他們供應的,然後你在香港看幾個電視頻道,這個電視頻道背後也是他們的。

然後你現在比如說要出門搭公交,這也是他們的,你要過海坐小輪船也是他們家的,然後你到超級市場買東西,香港最大的兩家連鎖超級市場後面也是他們的。便利店24小時那種小商店,街坊上的小商店也是他們的。然後你要上網,這個上網的寬頻服務還是他們的。所以活在香港一天,你不可能不被地產商賺到錢的。

假如,你非常不喜歡這樣的一個狀況,不喜歡這樣的格局,你該怎麼辦呢?今天給得到介紹一本書,書名是粵語《就是不幫襯地產商》,就是不光顧地產商,意思大概是這樣。它的作者是龐一鳴。龐一鳴在過去一年香港很多人都曉得他,他挺出名的,為什麼呢?因為他做一些特別奇怪的事兒。他原來也幫很多商業機構做一些培訓工作,但是後來他的旅行多了,開始覺得香港的生活太變態了,他受不了,於是決定實施一種另類生活方式。

首先他覺得香港有什麼問題呢?比如說這裡面他就說到,大地產商的房子,管理費,你要交管理費,這管理費已經包括了上網跟電話服務費,因為上網、電話這些線路都是地產商的集團子公司經營的,你如果說我住你這兒,我買你這房子,但是我不想要你們這個集團下面的這個電話公司,我覺得它次,或者是上網貴,不行嗎?不行,這管理費已經逼著你必須交,就算你用別家的電話服務,那你還是要給他交管理費。

香港比如說有些新鮮貨,香港政府跟大陸政府談好,或者跟外國政府談好,有一些的牛肉,冰鮮牛肉首度供應香港,居然是由一個大地產集團商底下的一個超級市場獨家發售,然後又有一些超級市場它接管一些公共房屋的菜市場之後,他就要求這個管理菜市場的機構去告訴所有其他的小菜販,我賣的東西,你們都不准賣,只要是我賣的東西你們就不能賣。

聽起來是不是非常的霸道呢?他們這麼賺大錢,有些地產商還蒙人,比如說香港很有名的大型樓盤叫太古城,原來房子老了之後,我們就要維修,這個維修原來法律規定是應該由大業主,也就是大地產集團去負責的。但是這麼多年來,原來都是一些小業主自己掏腰包,沒人知道是怎麼回事,這個大地產商他也不告訴大家省了一筆錢,就連這種錢他都想要賺到。

所以龐一鳴他受不了,他要做一個試驗,就是試試看,能不能夠一整年不讓這些人賺他一毛錢,他現在發起的這些消費者運動,他不是做一個文化保育,他是要做一個消費者的運動,用消費者的力量去對抗他們,看看行不行。

結果他發現很困難,比如說,他不能搭地鐵了,為什麼呢?因為地鐵本身也就是個地產商在香港,那這個地鐵我們知道,香港很多老人家應該有長者的優惠,但是他每個星期只給你兩天,非常小氣。然後這些沒有一些全年的優惠票,比如說紐約、倫敦那種全年優惠票,香港是沒有的。你要賺那麼多錢幹嘛呢?你已經賣很多地皮,你成為一個大發展商,賺了不少錢了對不對?

所以他很不滿,他就不搭地鐵,搭公交行嗎?搭巴士行嗎?也不行,為什麼呢?香港的很多公交、巴士其實也是地產商收購掉的,那麼這些地產商收購這些公交是不是因為他能賺錢呢?那當然也是因為他能賺錢,他更賺的是這些巴士的,他原來開公交的這些公交公司他有一些地皮,那這些地皮能夠買下來也能夠蓋樓盤,蓋房子。

於是,他就說到,他該怎麼樣出行呢?我們看看,他就騎腳踏車。有時候他真的沒辦法,要搭輪船,或者搭地鐵,那也只好帶著這個腳踏車進去,但是儘量大部分時候都騎腳踏車,但他從騎腳踏車這經驗他發現,在香港你真的要坐任何交通工具而不讓這些大集團賺錢,是不可能的。

然後,他又發現,他平常上網他在家也不上網,因為香港幾個提供網絡服務的這些機構也都是地產商旗下的子公司,所以,他就到公共圖書館用政府的網來上網。

在家你要用電,電就沒辦法,香港的電,九龍香港新界這些地方,我們的電力供應也是地產商集團在經營的,你不可能不用,於是他就只好儘量減少耗電,而且可以環保。然後他又提到,各種各樣的一種生活方式,而且我們看到他還常常跑到不同的學校、社區,跟很多人交流,因為他這個行動在香港似乎挺有共鳴,大家都想聽聽看他的經驗是怎麼樣。

然後,他甚至還開始說,他現在各種消費都減少了,他覺得這不只是個對抗地產集團的行動,而且還是一個努力的,要讓自己生活更儉樸的行動,不再買太多的書,這個我要學習他,不再買太多的碟,如果要看電影呢?這也跟地產商有關,為什麼呢?香港的電影院大部分都在一些大商場裡面,而這些大商場的業主也都是這幾個有數,十根手指頭數的出來的地產集團。

所以,他要找一些不在這種商場經營的電影院。所以說,他這一年的生活你可以看的到,理論上你要一整年活在香港,不讓地產集團賺你的錢是不可能的,但是在這樣的實踐過程之中,你可以學到很多道理。比如說他學習在家儘量省電,用電風扇甚至自己手搖扇,而不要開冷氣,不要開空調,甚至他這個行動還召喚起一些年輕人的注意。

比如說開始有些念建築的學生,設計一種可以攜帶的房屋,可以自己組裝的房屋,大家開始想,我們能不能找塊空地自己搭房子呢?我們就不要管這個地是不是政府的,或者是某個集團買下來的,我們就霸佔它吧。

當然這不是要鼓勵大家犯法,只是要大家重新思考,地到底是誰的,房子我們除了租跟買之外,又能不能自己蓋呢?我們的祖上都曾經這麼做過,對不對?

9 則留言:

  1. 就算知道又好 清楚又好 反思又好 香港變成這樣已經是不能改變的事實 除非你有能力將香港回復以前 否則知道甚麼都沒有用

    回覆刪除
  2. 否定資本主義, 還是把它轉化新的模式? 是以前的人聰明一點, 想出資本主義, 但現代人笨一點, 沒有新的思維可以再發展?
    認同龐一鳴的想法, 不過反思過後, 另一個問題產生, 為何當初我們放棄小商戶, 投向大財團? 一面倒反對, 真的要嗎?
    因為我們都曾經受惠大財團, 那大概是管理和制度. 在經濟好的時候, 入大公司, 可以有好的薪金制度, 有好褔利, 有公平的升職制度, 很多家庭也受惠. 他們在品質上, 可以有能力做得更好, 我們都試過被小商戶騙的時候, 也遇過小商戶惡劣的服務態度, "平還要揀?", "問完不買?", 今天有部份能留下的小商戶, 是他們努力而得到認同的結果. 我們很懷念以前, 但我們想像以前, 沒有制度, 沒有管理, 態度惡劣.
    龐一鳴, 帶出兩個問題, 大財團欺壓問題, 和過度消費問題, 我覺得不應混為一談. 一個人做就浪漫, 所有人都做叫災難. 單車很好, 但如果有一千個人在彌敦道踏單車, 很災難, 也是個管理問題, 已經很多小市民, 窮所以踏單車上班, 這個quota留給他們. 對小商戶, 我都覺得要幫襯, 但有底線, 好的幫襯更多, 以作鼓勵, 如果不衛生, 質素惡劣, 或服務差, 為了對抗大財團, 而接受, 就變成容忍其他問題的存在. 而過度消費, 其實是心態, 有時我們認為社會要開放, 要進步, 放縱自由, 所有事情都不消化, 全單照收, 沒有想過, 並不是所有事情都是對的, 長遠帶來的禍害. 消費是無可避免, 但需要多少嗎? 有沒有代替品? 有時怕蝕底的心態, 反而多花了錢. 與其選擇量, 不如選擇有質素和合適的物品, 好品質的東西, 不合用, 也可以送給人. 別人做不做, 我不管, 但自己坐言起行.

    回覆刪除
  3. 補充一點, 外國有一種想法, "你見到甚麼, 就要說甚麼", 大財團可以咁霸道, 是很多中國人以為是小事, 因為自身利益, 以為事不關己, 不作聲, 直到有一天, 才驚覺六萬人都退一步, 會得到這樣的結果.

    回覆刪除
  4. "一個人做就浪漫, 所有人都做叫災難. 單車很好, 但如果有一千個人在彌敦道踏單車, 很災難"

    閣下的觀點基本上都同意,唯獨這點.
    一個人做不就是浪漫, 所有人都做亦不一定是災難

    別說只一千個人,就一萬個人在彌敦道踏單車也不會有問題.因為:
    1. 單車是流動的! "此路不通" 大家自然會 "搵路走"
    2. 請看看九/城巴每小時有多少部[幾乎是空的]車在彌敦道上行來行去賣廣告?這也沒問題,區區單車哪成問題?
    3. 泊車會是一個問題,我們可參考歐洲某幾國的租/借用單車計劃

    回覆刪除
  5. 成千上萬的汽車在街道上行走本身就很災難,我卻很樂意看見兩個災難同時上演有可能出現的各種變化。

    回覆刪除
  6. 道路問題牽涉到整個城市的設計,盡早興建完善的單車徑才能給市民多一個選擇。

    以前大公司的確有助社會進步,現在呢?幾個壟斷市場的大企業的利潤龐大,為什麼不做點回遣?我們已經沒什麼選擇了,被迫去幫襯大企業,或者說我們根本不知道自己正幫襯他們。樓上的筆者曾在街市見過「領匯加租 被迫結業」這類控訴嗎?曾看過很多贏盡口啤的老餐廳負擔不起地產商提出的嚇人租金而關門大吉?地產商無非要趕走小商戶,進註利潤更可觀的名牌,我們真該感激這些寡頭給市民帶來精挑細選的商品!

    回覆刪除
  7. 這個人無所事事,三十多年人仍只是自由工作者,根本就講出來巳知他無也人生經驗和商業經驗,他亦不明白什麼商業法則。像他這樣叫咪,攪boycott地產商,根本便是自我認輸,更加表示你無方法對付地產商。如他有本事,應在商戰上找出幫小商戶的辦法和在法制找出偏坦地產商的地方然後加以改革,純以叫苦連篇是無用。我覺得他都是想攪份區議員或立法局來撈下,工運變職業,其他事信他一成都死。

    回覆刪除
  8. 樓上一生做“奴隸”工作者,憑什麼看不起自由職業者?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