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6日星期六

(舊傳聞)梁文道情書

曾經三次,你要躲開。 第一次,你很明確地告訴我,說我危險。 第二次,沒有任何理由,但我想是自己說錯了話。然後,第三次,我甚至放棄了愛一個人的想法和權利,又是不想失去你,這個生命中很重要的人。 但你還是沒有留一句話的走了。或許你不知道,老練如我,也會受傷,儘管那是我應得的。

一開始是生氣的,在我最脆弱,生命面對重大變故的時刻,為什麼一個我視之為朋友而也願認我為好朋友的人,會這樣子對我。 原來我也需要朋友,只是不多(如果不是沒有的話);原來出事的時候,我也想找人談談,雖然到了最後,我誰也沒找,就算說起也說不深,兩句就算。

就像你常愛說的,我多聰明呀。從生氣那一刻起,一小時復又明白更多。以我的情況,怎能和你說家裡的事呢? 那豈非陷你於不義?何況,對你來講,或者我還有那麼一點危險,即使我不認同這個判斷。知我再深,你必發現,我是不可能也不值得喜歡上的人,否則我就不會犯錯了。

但是,或許你不知道,我辛苦壓抑的一切(卻)又都回來了。半夜總是忽然醒來,說話談笑之間突然一陣空白。

我想像你的幼年,我未曾見過不曾參與的部分。想像你的未來,快樂地在一個整潔明亮的廚房為孩子準備晚飯,那是我不會見到不會參與的未來。又想像你的老年,皮膚鬆弛,身體發胖,但可能有孫兒陪伴,在明媚陽光之下安坐花園。還想像若你比我先死,葬禮上有家人朋友哭泣,但你的墓碑安詳,因為有你的丈夫陪伴在旁。 我想像自己已旁觀這一切,看你的人生安和美好地發展、完成。

文道

6 則留言:

  1. could not see the cosmo article clearly (some parts chopped off). Could you upload the whole article? thanks.

    回覆刪除
  2. 其實人很渺小,總覺得生命無助.

    回覆刪除
  3. to ss: you can just click on the image, that gives you the complete passage.

    回覆刪除
  4. 讀此情書,身同感受...

    回覆刪除
  5. 這情書寫真的不怎麼樣,有新一點的可看嗎?

    回覆刪除
  6. The Cosmo article could be found at the end of another post:Monday, February 14, 2011梁文道:愛情是一種迎向他者的冒險
    http://commentshk.blogspot.com/2011/02/blog-post_8817.html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