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9日星期五

梁文道:酒醉金迷英格蘭(喝還是不喝?這是個問題二之一)

【飲食男女】再一次,世界盃賽前被過度高估的英格蘭又要提早收拾包袱回家了。每一回,大家都能為她總結出必敗的理由;可惜每一回大家都會忘記四年前的教訓,然後再度幻想她有奪冠的希望,跟着再度失望。這幾乎成了一條歷史規律,不斷重演。悲劇重演就會變成喜劇;如果它不斷地演,那就是鬧劇了。

最近很紅的《足球經濟學》( Soccernomics)裏面有一章專門討論這個鬧劇,作者庫珀( Simon Kuper)和西曼斯基( Stefan Szymanski)提出了一個十分刺激的觀點,幾近階級歧視。他們認為:「英格蘭的頂尖球員大多來自單一的或不斷縮小的社會群體:傳統的工人階級。職業足球聯賽的大門並不對英國中產階級開放,那也是國家隊落後的原因所在」。為甚麼工人階級出身的球員會踢不好球呢?那是因為他們的生活習慣很不好。兩位作者引述曼聯費格遜的自傳說:「或許從上幾代人開始,飲酒的文化在球員們出身的工人階級家庭中一直流傳下來。……在那個階層,許多人認為如果你在工廠或煤礦從事重活,當然有資格喝幾杯放鬆一下。有些球員似乎立志要將這一輪班制產業工人的思維方式繼續下去。………另一個普遍的觀念是,周六的晚上就是忙碌一周的結束,因此應該喝得爛醉,徹底放鬆」。費爵爺說得是;唔怪之得我們總能看到英超球星喺夜總會劈酒劈到阿媽都唔認得,面紅紅咁攬住幾條女行出嚟鬧記者的照片。

再看這次世界盃,英格蘭教頭卡比路治軍嚴明,不止不准球員喝酒,而且連黃色雜誌都不能帶(更不用提那幫太太團了),結果弄得一幫大帝坐立不安心癢難搔,偷偷透過傳媒撒嬌。疼慣他們的英格蘭球迷當然站在他們那邊:飲杯啤酒天經地義,是我們的傳統文化,你這個意大利佬憑甚麼不許我們工人階級喝酒?於是鐵面卡比路只好網開一面,批准他們喝啤酒,結果一喝就喝出事。勾義嫂當食生菜嘅泰利召集啤酒會議,同班隊友傾密偈,愈傾愈唔妥,最後搞出個陣前公開造反事件。後來的事,已經成為歷史。我們要研究的問題是卡比路這種禁酒派與泰利那種弛禁派究竟誰對誰錯?

這個問題不簡單,因為它曾經是十九世紀末歐洲社會主義陣營內部大辯論的主題。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