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3日星期五

梁文道、韓寒@香港書展2010 (updated)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kyODk5ODMy.html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kyODU3NDA4.html
http://www.rayfile.com/zh-cn/files/b7614aa3-9cb6-11df-af3c-0015c55db73d/
---

【新快報】作為本屆書展「香港作家巡禮2010」推介的本土作家之一,梁文道21日下午舉辦了「文學分享會」講座,與來自各地的讀者分享他的文學「成長之路」。會後接受記者採訪時,梁文道大談對香港書展的看法,並為一眾被迫到書展「打游擊」的嫩模「喊冤」。

談香港書展「除了商業化,沒有別的」

梁文道自稱幾乎走過整個華文世界的書展,相比之下,雖然「香港書展已經是全世界參與人數最多、香港人認同度非常高的書展」,但「香港書展真正的問題是,除了商業化,沒有別的」。

在被問到對香港書展的看法時,梁文道搬出了「愛丁堡藝術節」和「釜山電影節」作比較,由此得出看法,「香港書展,無論怎麼看,它都只是一個局部現象。真正的書展,應該是在我們這個城市的某些角落還有一些圍繞書的活動在發生,也不侷限於會展中心,它可以是屬於一個城市的節日。」此外,梁文道還認為香港書展缺乏明確的文化定位,「香港書展並沒有非常明晰的文化定位,雖然今年拒絕讓嫩模進來搞簽名會,但這並不說明它是個很有文化品位的書展,因為它沒有告訴我們希望推廣或強調的是一種什麼樣的文化價值。」

談封殺嫩模「品位低俗不是好理由」

今屆書展對嫩模實行「封殺」和「嚴格戒備」,使得一眾嫩模只能在外圍租車辦簽名會,甚至扮成購書市民混進場內派簽名會入場券,境況「惹人憐」。在談到此情況時,梁文道相當激動,「雖然嫩模在香港引起很大的爭議和關注,可是你不讓她來得有一個好的理由,目前的理由是她們『品位低俗,色情』,但在我看來,這整套說法非常荒謬。首先,既然嫩模被認為品位低俗,那什麼是好品位呢?你得有個說法,不能認為自己的品位就是好品位。」

除了言論上力挺嫩模進駐書展,梁文道還在「文學分享會」當著眾讀者的面撐了嫩模周秀娜一把,「說嫩模的書屬於快餐文化,我並不這麼認為,其實我也很喜歡周秀娜,她也不容易,熬了一年了,要是她能來,我也會買她的書請她簽名。」

---
http://video.mingpao.com/cfm/book4.cfm?File=20100723/booc01/05bok20100722_03_512x288.txt
---

這雙手雖然小

下午五時許,書展現場。

會展的一號演講廳已滿座,十多部攝錄機嚴陣以待,許多記者擠擁在台前準備。
然後司儀宣佈:「歡迎韓寒!」

射燈驟地亮了,台下轟然一片歡呼聲,而穿白色短袖襯衣、載黑框眼鏡的韓寒,終於登場。

他只說了一句開場白:「因為這是一個什麼都可以說的場合,所以我也沒有什麼好說了。」

台下報以掌聲,而韓寒,則立在台上,甚至踏上桌子,讓記者們拍了好一陣照。
他真是明星。

韓寒並無講稿,整個環節悉數交由台下觀眾發問,他坐在台上,接過工作人員和主持人絡繹不絕地遞上的紙條,自問自答。

他很帥。雖然詞鋒銳利,但臉上總帶著一抹靦覥的微笑,可愛地迷死我們(哎喲,這該用來形容「靚」模的不是嗎)。

下面是他和讀者的部份對答。

請問你如何處理恐懼?
(他尖叫了一聲)
我是這樣面對恐懼的。
你沒有唸過大學,會否擔心學歷不足,後勁不繼?
感謝唐駿,現在大家都很關注學歷的事,而公眾人物們也紛紛修改了自己的學歷。
我也修改了。過去我自稱高中畢業,後來一想我還沒拿到文憑,所以就改成了初中。
來到香港,有沒有最想見的明星?
有的。張柏芝。
在台上你一直保持著微笑,如何保持這樣的好心情?
其實我昨天晚上和女朋友吵了架,只是內心的酸楚大家不知道。
有沒有想過當父親?
這很難說。有些朋友很想當父親,卻一直沒當成;另一些不過一泡,就成功了。
請問你目前入住哪家酒店?
這個...我也不知道名稱,反正就在這會展旁邊...(這時他站起身,從褲袋中摸出了一張小小的卡片)唔,我的房間號是三...二...其實這也沒什麼意思,因為我馬上就要離開了。
香港的流行文化對你有影響嗎?
我挺喜歡香港。許多人說香港是一個文化沙漠,可是曾經出過這麼多好電影的城市,不會沒文化。我喜歡香港的寬容。香港庇護了很多文化人,尤其是來自大陸的。
至於有沒有受到香港流行文化的影響,有啊,我喜歡林夕的詞,張國榮的歌,還有黃耀明。
你怎麼看書展售賣的「嫰模」寫真集?
我會去買一本看看。
你風趣幽默,正是我喜歡的類型。我們可以約會嗎?我的電話是...你說你昨晚和女朋友吵了架,我聽了很高興。你快打電話給我吧。小桃。(我長得很像柏芝。)
(可以想像當韓寒在台上讀出這張紙條時,台下是如何的哄動。此時韓寒站了起來問--)
誰是小桃?敢寫要敢站出來!
(坐在最後排中間位置,一位穿黑衣的長髮少女真的怯怯地舉了手。她捂著嘴害羞地笑,臉蛋紅紛緋緋,果然長得挺漂亮...她會接到來電嗎?)
如果你被關進監獄,只能帶一本書進去,你會帶什麼書?
我會帶聖經,因為可以放進一把槌子。
(請問這是哪套電影的橋段?The Shawshank Redemption?我一時想不起了)
剛才你為什麼說「因為這是一個什麼都可以說的場合,所以我也沒有什麼好說了」呢?
因為這就好像男孩子的脾性...對方若半推半就,反而很有衝動;若把衣服都脫光了說隨你怎麼樣,又沒那麼想要了。
你會從政嗎?若是的話,你會先做什麼?
唔...(他自言自語著)欲從政,先自宮...我還是想先留著。
(然後正經起來)我覺得從政很乏味,而且很難忍受那些不解風情的人,和在台上唸排比句。
你如何尋找靈感?
我建議大家回國走一走。大陸這個國度會給你很多靈感。
你有想過離過中國嗎?
會否考慮參加香港的「優才計劃」移民香港?這樣不但想說什麼便說什麼,也可以多生幾個小孩。
我不會移民。有時去其他國家參加比賽,也沒想過要移民,只是思考中國為什麼沒有這些優點...其實我更希望其他國家的人會移民大陸,但不建議他們現階段來。
若真的有需要移民,我會選擇香港或台灣。
(以上答案綜合了兩道問題)
你為什麼寫?
小時候我想將來當記者,因為可以不平則鳴,把不公平的事曝光。後來才發現記者上面有主編,主編上面還有「相關部門」...
結果選擇了當作家,更自由一些。
你可不可以不那麼快結婚?
(他停頓了一會)不可以。
你如何看張愛玲的文章?
她很有才華,我沒有完整地看過她的小說,但讀過她寫的短文,文感很好。寫作是很適合她的工作;很多人並不適合。
從《三重門》到《獨唱團》,你一直在公眾面前成長。你是如何守住自己的?如何提升自己呢?
其實在女孩子面前,我並沒有守住自己。至於自我提升,一定要多看書,不管是網絡或是紙媒,必須接觸多樣化的資訊。
這樣的生活是你要過的嗎?
用這個問題來作結真有意思──Yes, I do.

---

【明報專訊】內地著名80後作家兼賽車手韓寒昨日亮相香港書展,這是他首次在內地以外地方舉行見面會,吸引百家媒體、數千名粉絲到場,不少人更從內地趕來。韓寒事先放話稱對問題「來者不拒,百無禁忌」,昨日傳媒發問的確「炮火連篇」,涉及六四、內地異見人士、出版審查等敏感話題,亦論及今次書展的「主角」—— 醩模。韓寒說,大陸的問題不少出於排他性,但文化不應排他,「可能你覺得不是很舒服,或者很低俗,但是事實上她們(醩模)都應該存在,我更會去買一本看看」。

怕變「韓正虎」 不回應六四

韓寒一向敢言,外界普遍期待他會在香港出驚人之語。記者會上,韓寒迎接的首個問題就是「應否平反六四」,他雖無正面回答,但暗示了自己的態度,「你要問任何一個文化人應不應該平反,我相信都會得到一樣的答案」。他又說,不希望自己會有上海維權人士馮正虎一樣的遭遇,要被迫留在境外,「事實上這挺不可思議的,本身這並不是多大的事情,包括很多國內群體的衝突,都是因為官方自己把它給鬧大了」。他更開玩笑說,來香港時特別擔心自己變成「韓正虎」,「在香港機場支覑小帳篷,靠大家救濟」。

現場又討論到韓寒的文章屢次被禁,他主編的雜誌《獨唱團》又遇審查,他說,現在資訊發達,最多也是被刪除文章,真正受到人身自由限制或是傷害的比以前少很多,《獨唱團》拖了一年多,主要是各出版社審查較嚴,並非國家宣傳部。直到現場出現「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這類輕鬆話題,韓寒才稍微紓緩緊繃的神經,笑說︰「回答了這麼多,你的提問真是感覺清風般的撲面啊!」

讚港電影文化 非「文化沙漠」

之後舉行的讀者會,主辦方面特別安排會展中心最大的場地,但可容納800人的演講廳仍然爆滿,擠進千人,其後開放另外兩間房直播才容下所有觀眾。現場統計,香港和內地觀眾幾乎對半,讀者會氣氛相對輕鬆,觀眾提問五花八門,韓寒依然妙語連珠、幽默詼諧,他說最想見的香港明星是張聣芝,又讚香港有出色的電影和文化,絕不是「文化沙漠」。提前3個多小時就來排隊的九龍華仁書院19歲學生梁浩思說,等待「好值得」,欣賞韓寒敢講真話。

---

【明報專訊】韓寒外形陽光帥氣,加上才華橫溢,贏得不少女讀者喜愛。不論記者還是觀眾,昨天都藉機八卦韓寒的婚戀觀,更有女粉絲即場求愛。

網絡近日盛傳韓寒已結婚,還說他頻接廣告是為掙「奶粉錢」,韓寒未直接回應結婚與否,稱掙錢只是為養《獨唱團》。至於喜歡的女孩類型,韓寒答不出,「你知道,男人嘛,都是沒有尺度的」。問及他的缺點,他坦白招認︰「可能有很多感情問題,因為我發現可能的確是,明明有很好的女朋友,但也可能會喜歡別人,說不定會和一個人結婚,但也可能想跟另一個人結婚,所以最好的辦法是跟所有喜歡的女人結婚,然後犯下了重婚罪。但重婚罪就是民不告、官不究的一個罪名,等於讓生死大權掌握在女人手裏吧,哪天她們哪個不爽了就去告我,然後我和大家3年以後見。」

一名叫小桃的女粉絲昨在現場遞上紙條向韓寒示愛,「我長的很像聣芝,你很幽默很可愛,正好是我喜歡的類型,很高興聽你說你和你女朋友吵架了。我的電話是……」韓寒問她坐在哪,小桃大方站起來承認,一時吸引全場目光。

---

【明報專訊】■作為80後的一代,你覺得應不應該平反六四?

答:我先給你講個故事:前幾天我(在內地)喜歡上了一個女孩,但我很怕我說了真話以後,就會變成馮正虎一樣,要留在香港,我相信我的態度你可從我的話裏體會得到。六四剛開始的時候我只有7歲,什麼都不懂,只聽電視說「已定性是反革命」,等到懂時又看不到,現在中國內地很多人都完全不知這件事……唉……怎麼說呢,你要問任何一個文化人應不應該平反,我相信都會得到一樣的答案,但是我說了有什麼用呢?

■現在很多人對你的追捧是否已出現了「泡沫」,你覺得自己能承載這麼多期望嗎?

答:因為環境的原因,我這樣的一個人可能得到了一些名聲,其實我知道兩岸三地有很多人像我這樣,他們一樣寫得很好,而且比我有勇氣,但因種種原因他們沒有獲得那麼多的關注,所以我覺得我更有職責讓這些人都獲得名譽和進步。四個字:感謝國家!

■你如何看待講真話的人被這個社會視作異類?

答:每個人事實上都是各種事物的既得利益者,有人是司法不健全的既得利益者,有人是社會紊亂的既得利益者,既然大家都要做既得利益者,那麼我作為一個能盡量說真話的既得利益者,我也很高興。

■如何看香港和內地年輕人買不起房子?

答:香港是因為地太少,樓價非常貴;內地是因為政府賺錢的手段實在太少,導致地價很貴。

■如何回應(台灣傳媒人)陳文茜批評你「沒內涵沒文化」?

答:我個人還是很喜歡她的,而且我不會和女生去爭辯什麼,所以她愛說什麼就說什麼吧。

■你和(內地作家)郭敬明誰帥?

答:昨天還在微博上看到有人造句「韓寒喜歡女人,郭敬明喜歡韓寒」。其實我見過他一次,好像老說他的壞話也不好……嘻嘻嘻……當然是我帥。

■你是如何做到不踩鋼線?

答:我想這位朋友可能同時想表達「不踩紅線」和「走鋼絲」。一個國家的《憲法》是它最後的底線,但有時《憲法》會變成「淪陷」的「陷」,我相信這根「鋼線」最終一定會沒有的,因為所有東西都有它承載的範圍,如果太重了,一定會崩潰。

■你會移民麼?

答:我不會離開中國,因為我喜歡的人都在中國,我也不喜歡洋妞。我相信它會歡迎我,不會驅逐我,無論如何,它是我的故土。我去國外,看到對方在科技、民主各方面都有非常好的水平,我就希望我們的國家也可以這樣,而不是住過去。我還是更希望別的國家的人想來移民我們國家,但不建議他們現階段來。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必須要去別的地方,我會選擇香港或台灣,但其實,我更希望留在上海市金山區亭林鎮亭東村十三組(韓寒的家鄉)。

■你的言談中充滿了一些粗口,給人感覺很膚淺,是因為來了香港所以不顧忌麼?

答:你是《光明日報》(內地官媒)的麼?

■有想過從政嗎?如果從政,你首先想做什麼?

答:欲從政,先自宮。現階段從政是很乏味的事情,而且我不能接受和不解風情的人在一起,不能忍受在台上說覑一些排比句,我接受不了。我更樂意於做一個車手、作者或其他行業,不是喜歡做「在精神文明建設方面有一些卓越的成就」的人。

■若你被關進監獄,只帶一本書,你會帶哪本?

答:我會帶一本《聖經》,因為可以在裏面藏一把錘子。

■現在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嗎?

答:用這個問題來結束這次交流真是太好了, 我要說,「Yes,I do!」

---

【蘋果日報】內地火紅 80後作家韓寒來港,這股「寒風」比黑雨還厲害,昨在書展的見面會,吸引近 2,000讀者,風頭媲美 o靚模,但以內地粉絲居多,有女讀者更遞上自己電話號碼示愛。不過,無論是粉絲厚愛,還是應否平反六四的敏感問題,韓寒都是四両撥千斤,處處顯出不越雷池的平衡。
書展昨為韓寒先後舉行記者招待會及讀者見面會,見面會擠滿三個講廳共 1,800人,但當中約 1,200人只可在兩個講廳內看直播。內地女粉絲遞上發問字條,寫滿:「我電話是……可以跟我交往嗎?」「你住哪間酒店?」內地女記者發問時也忍不住嗲聲說:「你真人很帥。」「你穿白襯衫很配。」韓寒全都以彎彎笑眼回應。
作為內地甚至全球點擊率最高的博客,又獲美國《時代雜誌》選上全球最具影響力百人榜,本地傳媒「磨刀霍霍」,韓寒像「冇有怕」:「(香港記者)久聞很久,來吧。」台下頭炮便問:「你覺得應該平反六四嗎?」
「先講個故事,前幾天喜歡一個女孩,她在大陸,我害怕我說了真話,要留在香港,不能回大陸看她了。」韓寒再補充說當年只有 7歲還不懂,而當他懂的時候發現很多內地學生完全不知此事件。他最後稍為直接地回應:「問任何一個文化人,也得到同一答案,唉,當然要啦。但我說有用嗎?」
「我也擔心回不了中國」

會否擔心因言論入罪?「我也會擔心有天回不了中國。」但他強調「中國沒大家想像中那麼恐怖」,他說現時較少因寫較激文章而遭抓起來,多數只是要求刪掉有關文章,但現時網絡文章就算刪掉了,其實已在網絡世界留存下來。
他對內地出版界的批評直接得多:「自我審查,比官方管得還要嚴。」他最近在內地一度賣斷市的文藝雜誌《獨唱團》,有文章因一句「點了羊肉」而被要求刪掉,理由是「他點了羊肉,即是不點豬肉,他不吃豬肉便可能是回民,這涉及宗教問題」。
他說自小接觸香港文化,最愛張國榮、黃耀明、林夕,笑言最想見張栢芝,「一個出產過很多好電影的地方,不會沒有文化」。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