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3日星期三

梁文道:香煙與二戰

20世紀30年代末期,納粹政府先是禁止國民在公眾場合與交通工具上吸煙(以當時的標準來說,這算是很嚴苛的了),接著則不許空軍成員和孕婦抽煙。最後,他們不只徵收懲罰性的煙稅,還嚴禁柏林市民在戶外抽煙。

可是希特勒又掌控了全國的傳媒和通訊渠道,他不但不怕煙民革命,還反過來大打禁煙宣傳戰。納粹政權最擅長製作海報,其中有一款是把一根香煙畫成食人怪,底下寫一行字:「不是你吃它,而是它吃你。」還有一款乾脆讓一隻黨衛軍鐵靴踏碎一個煙民的腦袋。

希特勒年輕時曾在維也納學藝術,其時文藝圈一片煙霧繚繞,人手一煙,可惜希特勒太窮,抽不起煙。有一回,他好不容易弄到了煙,於是不理學校禁令在校內抽煙,結果給人捉個正著,受了處罰。此後,他就徹底棄絕香煙,而且反對人家抽煙。

1939年,弗朗茲·穆勒從流行病學的角度首次證明了吸煙和肺癌之間的關係,他發現吸煙越多,肺癌發生的幾率越大。這是人類史上第一回從科學的角度說明吸煙危害健康。第三帝國的元首有充分的理由反對臣民吸煙了,那就是為了整個民族更加完美。

一種古怪的歷史解釋認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歐洲戰場的結局,基本上是一幫不健康的人打贏了一個很健康的人。斯大林、羅斯福和丘吉爾都抽煙;而希特勒不只不吸煙,甚至還吃素。可是如果你說丘吉爾不健康,他肯定不同意。蒙哥馬利元帥在非洲戰場上打贏了「沙漠之狐」隆美爾。有一次,他對丘吉爾說:「我不抽煙,也不喝酒,每天睡很多覺,所以我的身體百分之百健康。」丘吉爾如此回答:「我抽很多煙,喝很多酒,但是睡得極少,所以我的身體百分之二百健康。」

當時,美軍把香煙列為戰時必需品,其他國家的盟軍士兵每週可以獲取5包到7包的香煙,美軍的要比這還多。而德軍每天只能領到可憐兮兮的6根煙。雖然他們獲准每月可以自掏腰包購買50根香煙,卻必須繳納比一般零售價高出90%的特別稅。這倒不是因為戰爭末期物資缺乏,而是因為希特勒的主張,軍人不應該抽煙。

這對戰事有影響嗎?有。

想像一下:在炮火連天的歲月,士兵們朝不保夕,今天活生生的弟兄說不定明天就只剩下屍首了。這時,有人告訴他們小心肺癌愛惜健康,豈不是笑話?

再說,戰場上子彈橫飛,戰壕裡血跡與泥污混成一片,戰事晝夜不分。對許多士兵來講,唯一可以舒緩神經,讓人暫時忘卻現實慘況的,恐怕就是手上的一根香煙了。

此外,煙是什麼牌子的也不能忽略。比方說美軍獲取的全是「好彩」、「駱駝」等常見的大廠名煙,這種與故鄉和平歲月的聯繫猶如家書,提醒他們,戰後回家的美好生活正在前方等待。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