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8日星期一

梁文道:「台灣真好!」

【am730-觀念】龍應台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使我們見識到一本書的營銷,可以做到甚麼規模。首先是搞定台港星馬等四地媒體的同步協調,讓它們幾乎在同一時間大幅刊出訪問報道,然後是鋪天蓋地的廣告攻勢以及最大限度的人際網絡發揮;尤其台灣,從電視到巴士車廂,你無論走到哪裡,都逃不過龍應台那深情的凝視,都不能不面對她的挑戰(「告訴我,戰爭有勝利者嗎?」)宣傳沒有錯,再大規模的宣傳都不能算錯。一本書若是真的重要真的好,讓更多人知道它閱讀它又有甚麼不對?問題是如果大家真的覺得《大江大海一九四九》這麼有所值有意義,為甚麼它得到的書評卻是這麼地少呢?

比起它在市場營銷上的聲勢,關於這部著作的嚴肅評論,簡直微弱稀少得不成比例。何只《大江大海一九四九》,根本書評就是一種幾近絕跡的物種了;台灣去年一共出了多少種書?台灣的媒體又一共刊出過多少篇書評呢?沒錯,我們香港從來都被人認為是文化沙漠,能夠刊登書評的刊物,五根手指都數得完;但最近起碼我們留住了這五根手指,沒讓市場砍完了一根又一根。

台灣就不同了,它曾經擁有全華文世界最活躍最具份量的書評平台,不只推介新書,且透過各種正反意見推洐出每一部重要作品的意義。可是,這個曾經讓香港及南韓讀者欣羨不已的盛況,已經一去不復返了。宣傳全面蓋過了評論,甚至連僅餘的評論也都有點宣傳的味道。整體版面的萎縮更是叫人唏噓不已。台灣出版的新書愈多,有份量的書評就愈少,難道台灣的讀書人不覺得這種局面很荒唐嗎?還不只是書評,影評、樂評和藝評也全部呈現出倒退的情況。且不談質量,光是數量就夠叫人憂心了。整體來看,它們登出的頻率愈來愈低;局部來看,它們的字數愈來愈少。這一切都在表明批評論述生命的消亡,整個文化機制,只剩下了生產者和消費者;至於中間那群有能力提供批評論述的人,他們大概都在忙著彼此推介吧。

台灣是一個很溫暖很有人情味的地方,這是每一個去過台灣的大陸文化人和熟悉台灣的香港文化人的共同看法。但我有時候會忍不住猜想,這種溫暖人情的背後,是不是一種對於認同的渴求呢?想要得到別人的認可,需要認可他人,於是大家擁抱成堆,彼此肯定,然後集體自愛,到不容否定的地步。我離開台北的時候,赫然發現機場大廳上懸掛了一副巨大的廣告,上面寫著「台灣真好!台灣加油!」,英文是「Taiwan is really good!Taiwan go go go!」。坦白說,我還沒見過這麼一個熱愛自己,並且老是喜歡為自己打氣的地方。我也很愛台灣,而且願意為台灣打氣,但是我選擇以批評的方式來愛它。

9 則留言:

  1. 網路時代,每個人都可以批評,每個批評都可以被看見,這種大眾化的趨勢,讓專業論述被看見的機會變少,受(媒體)重視的程度降低。繁榮的反而是「輕批評」(微博化?)。

    背後的原因還是商業機制,台灣的質報已經不質報了,現在關於文化藝術的專業論述,只存在於小眾媒體(刊物)、網路的秘密結社。

    也許我們在這裡慨嘆的不是論述的消亡(它演化成另一種型態),而是市場的單一價值再度襲捲了大眾的目光。

    回覆刪除
  2. 以台灣人來說,目前島內被撕裂成多個族群,不同經濟地位,各式各樣的民族。劃分開來了。

    表面上還是[台灣人]的大帽子。
    溫暖而且有禮貌(才怪。)的人民。

    比起藝術、書籍,我們有更大的東西可以評論。
    我們自己,以外的所有人。
    社論滿天飛,學校不教[論述]也不教[觀察]
    下一帶的人民還是只會接受不會思考。

    台灣在這個時代,不需要[專業]。

    在下個時代,世界不需要[台灣]。

    回覆刪除
  3. 補充,還有一種喜歡島內島內叫的人。

    回覆刪除
  4. @依佐.黑川.嘎馬
    不完全同意你的第一句。台灣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人並無刻意區分族群的情形,交朋友並不會刻意分背景,甚至問也不會問。

    回覆刪除
  5. 同意Tulami的看法,對30歲以下的族群(甚至可以上推至35歲),應該轉變成與40歲以上的族群作抗爭的時代,媒體在他們眼理等同於亂像,政治在他們眼中更接近分贓,工作等同於壓榨,生活在轉移之中漸漸看不到希望,沒人有更好的夢想,誰都希望可以出國享受working holiday(作外國人的廉價勞工),明天在哪裡,房子在哪裡,未來在哪裡,完全是無法想像的遙遠的地平線.在這樣的情況下,誰能真的有夢想,誰會在意幾十年前發生的各種恩怨,什麼叫真像?不就是媒體霸權操弄的表面狀態.龍應台何許人也?30歲以下的世代對他的認同度非常低微.

    回覆刪除
  6. 這有一點說不過去吧。臺灣有專書批評大江大海1949呢。這本書也在香港書展有展出

    回覆刪除
  7. Tulami說30歲以下的年輕人並無刻意區分族群,是不是也是在分族群了?(分成30歲以上和30歲以下)

    回覆刪除
  8. >giow
    我想他的意思是隨著時間改變,也許以前有這些狀況,但是現在這種狀況並不多見。
    老一輩跟年輕一輩因為世代、環境的變遷而觀念、想法不同個人認為滿正常的,討論族群分裂時若硬要加入這部分來論述,我認為跟這個名詞想要表達的意思差有點遠。

    回覆刪除
  9. 7樓,那是年齡層,不是族群,年齡是會持續變動的。

    台灣30歲以下的人,普遍沒有人再問省籍或者強化省籍了,也沒有以省籍來區分彼此的問題,如果問來自哪裡,那個答案會是來自高雄或台北或花連,這樣的地域性取代。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