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9日星期三

梁文道:家屬是災難的第二受害人

【都市日報-兵器譜】遇上災難,我們通常只把注意力放在直接受到生命威脅的那一群人身上,卻忽略了這些直接受害人的周邊範圍。

就以山東華源礦難來說吧,大家最關心的當然是還被困在井底的那批工人。但是從更大的範圍思考,受害的其實遠遠不止這些工人;從某個意義上講,就算華源煤礦的經營者也是受害者,因為他們遭到了經濟上的損失。但是在這一切周邊的受害人之中,最值得關注的,無疑一定是工人的家屬。

若是把遇難工人的家屬也看成是受害人,而且是受災情況僅次於工人的這麼一種人的話,所謂的救災工作就一定也要把他們當作對象了。換句話說,有待拯救的不只是礦井下的工人,還包括了他們的家屬。他們受的是甚麼災呢?那可能是日後喪失了家庭的經濟支柱,也可能是整個家庭情感紐帶的崩裂。而在這一刻,他們面對的最大打擊肯定是心理上的創痛。

我們要永遠記住,家屬不是救援工作的外來干擾,他們本身就是要被救援的受害者。在他們的家人生死未卜之際,當局就要開始援助他們了。而援助他們的最好方法就是隨時向他們報告救援工作的最新情況,儘量滿足他們的一切疑問和要求。此外,還要在安頓他們之餘,找人安撫他們的情緒。

可惜在華源礦難發生後的幾天以內,我們都看不到有人做好這一切工作;相反地,我們只見這些可憐的家屬們慌張地東奔西跑,無助地被隔在現場之外。華源煤礦的管理者不只不把他們當作受害者,反而還以如臨大敵的態度,用鐵欄杆和保安將他們重重包圍。至於資訊的發放就更是荒謬了。

直到事件發生的第三天,礦方才允許媒體走近現場,這時現場裏頭早已掛好紅色的大橫幅,上頭寫的無非是「救災搶險」一類的多餘口號。都已經到了甚麼時候,他們竟然還好意思把時間和精力花在這種完全沒有意義的虛文矯飾上頭!

在這千鈞一髮之間的關鍵時刻,哪怕是一點點的人力浪費都是失職。這一條橫幅的文字要表達的是礦方救災的決心,但它本身就恰恰說明了救災工作的不濟。最荒謬也最令人憤怒的,是在全國媒體都能目睹這塊橫幅的時候,礦工的家屬們還被擋在外頭,要靠傳媒才能知道自己親人的半點消息。

華源煤礦管理當局的這種做法,無異於擴大了災害的範圍和深度,因為他們延伸了第二受害者 — 那些家屬們的痛苦與無助。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