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3日星期五

梁文道:電視末日的前夕

【都市日報-兵器譜】那天和一個寫時事評論的朋友談起YouTube和CNN合辦的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辯論,大家都覺得這個點子真不錯,是個噱頭。

雖然情況沒有廣告所說的那麼革命性(到底那些提問的網民都是經過CNN篩選的,還有一個名主持居中坐鎮,指揮秩序),但到底是讓一群活生生的人民群眾親身亮相,發揮創意,有的弄個雪人出來提出全球暖化的問題,還有一對女同志摟在一塊質問政客們對同志婚姻的看法。至於問題水準,也是驚人的高,出現了不少一般記者不大容易想得到的問題。

講了半天,我這朋友才承認他只看過新聞裏的節選片段,他說:「你知道CNN甚麼時候會重播嗎?」

甚麼叫做代溝?這就是代溝。像他這種想在電視機前等節目重播的人必定是老一代,而我這種早就在YouTube網站點擊過視頻片段的人當然是下一代了。

坦白講,雖然我好歹也是個做電視的,但我越來越不敢在20歲以下的小夥子面前說自己看電視了,因為那實在太老土太不酷了。假如你下班的時候告訴同事:「我今天晚上要趕回去看無電視《溏心風暴》大結局」,你那幫年輕的同事會有甚麼反應?最可怕的還不是肆無忌憚地放聲恥笑,而是他們反問:「甚麼是《溏心風暴》?」更叫人心寒的則是:「無電視是甚麼?」

不看電視,那麼他們都跑去幹甚麼呢?上網。不必是看博客,不必是泡論壇討論區,更可以是聽播客看YouTube。

我覺得那些大把大把地把錢花在製作和宣傳選秀、真人秀的同行真是可憐。他們都知道推幾個帥哥美女就能稱霸江湖的年代過去了,也都知道這是個人人都有曝光慾,人人都想做明星的時代,所以才會想方設法在無名大眾裏挑動風潮。可惜這類節目的走紅乃至於泛濫,正好說明了這是傳統電視台的迴光返照,如今的明星是全都隱藏在普通人身上,他們自有本事成就自己,電視台只是個提供場子的平台罷了。

假如下一代都不再坐乾等電視機餵飽自己,假如他們都不再有耐性等電視台高層照顧,更不想等幾個自以為是的評審打分給評語,他們會怎樣做?他們會用手提攝錄機、電腦Web Cam,甚至手機拍自己怪叫亂跳,然後在YouTube一類的網站尋覓知音。用不老大哥做中介,群眾就是老闆。只要有創意,只要有本事,再加上一點點運氣,眼球自然會聚攏過來。

看CNN和YouTube合辦的那場辯論會,網友們的提問越是出彩,我就越替CNN擔心,職業記者集體失業的日子不遠了。這次活動辦得這麼出色,四年之後YouTube還用得找CNN合作嗎?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