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8日星期三

梁文道:獲救工人應該感謝誰

【都市日報-兵器譜】河南陝縣支建煤礦的礦難,在全中國電視觀眾的眼前成了一場感人的奇蹟。中國不只是世界上礦難次數最頻繁的國家,也是世界上礦難生還者最少的國家,而這一回,被困井下七十五小時的六十九名礦工竟能全數救出,怎能說不是奇蹟?又怎能不叫人感動?尤其令人欣慰的,是救援部門的人性處理,每一位被救上地面的工人都立刻給黑布蒙上了雙眼,以防他們那對長期處於黑暗中的眼睛一時受不了日光的刺激。

然而再看下去,我卻看到了一個令人錯愕的場面。話說最後一位被救出來的礦工,在國家安監總局局長李毅中、煤監局局長趙鐵錘、河南省委書記徐光春和省長李成玉等高官的簇擁裏,竟然在還罩黑布條的情況下對鏡頭直喊:「感謝黨中央!感謝國務院!感謝河南省政府!感謝全國人民!」

從我這個未經訓練的香港人的角度看來,這句話簡直完全違反了人性的常理。為甚麼?因為一個正常人給困在礦井底下三天,不知前路是生還是死,突然被人救出來之後要不是激動無語,就是忙喊爹喊娘問候妻小吧?他怎麼可能第一句話就是先行拜謝黨中央呢?而且他這四個感謝不僅不漏一個對象,還從高往下地從黨中央到全國人民,次序嚴整得無懈可擊,完全不像一個剛剛逃出生天的災民。

出現這種情況,大概有兩種可能。可能之一是在我們還沒看到他的時候,早已有人先在鏡頭背後指導過了。如果真是這樣,那個指導員可真是要回去好好接受再教育。要知道今天不只黨中央執政為民,就連各級媒體也都力求貼近平民常心,中國的受眾已經習慣了一套很人性化的認知世界的方法。

所以我相信不只是我,任何人對於獲救礦工的表現也都有了既定的預期;假如那名礦工的表現不符大家預料中的「人性」,多半就會被人懷疑中間是否別有不自然的內情。換了是我去當新聞公關或者鏡前表現指導,我不只不准他「四個感謝」,還要逼他先和母親說聲好,叫她老人家別掛心呢。無論他再怎麼出自真心地想要感謝黨中央都不行。

可能之二是當地所有人員都很真誠地讓獲救礦工們自說自話,絕不橫加干涉,但這名礦工偏偏就是打從心底謝了出來。若是如此,情形就更不妙了。從好的角度看,這還可以說是中國特色,畢竟舉目全球,災民獲救第一句話不是問候掛在心上的家人,也不是謝謝直接救他出來的工作人員,而是很宏觀很有深度地感謝政府中樞與全國人民的,恐怕就只有中國人了。

要是從不好的角度看,那就說明我們的救災新聞已經形成了一套感恩戴德的報道模式,一套很不與「國際接軌」的模式。全世界的新聞機構處理天災人禍,都把重點放在災害之痛災情之險,以求刺激起受眾的關注和同情。雖然也有對救援感恩的時候,例如九一一事件就出了不少被媒體視為英雄的消防員,但人家要感激的多半是那些歷盡艱辛冒險犯難的前線救援人員,而不是白宮的政府核心。

反觀中國的災情新聞,過去常有救災之功大於災情之慘的慣性,彷彿一場災難的重點不是災難自身,而是救災行動的勝利。難道災難的發生竟是為了證明政府的英明嗎?這種違背常理與人性的新聞公關手法怎能叫好呢?

這位工人兄弟要是由衷地喊出了四個感謝,那就說明他新聞看得太多,早就內化了一種符合老套報道模式的反應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