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11日星期五

梁文道:修辭

【成報-秘學筆記】羅馬大詩人奧維德著有《愛經》一冊,他聲稱凡是想知道愛情秘密的,凡是想知道如何求得愛情的,都應該來讀他這本書。最後,這本《愛經》成了他的罪證之一,證明他荼毒人心,傷風敗俗,因為他居然教授男子如何成功取得有夫之婦這等有違風化的技巧。以今天的眼光來看,《愛經》可説是“溝女實戰手冊”,一部討論求愛修辭學的詩篇,用文字去鑽研文字最深不可測的核心。

那正是古典修辭學發展的鼎盛階段,各家名師除了傳授演講申辯的策略以贏得公民和法庭的信任之外,也指導青年怎樣使用經過精心計算的文字和語言去打動意中人,甚至進而在厭棄他們的時候成功脫身。

然而,“修辭立其誠”,完美的文字技巧真能奏效嗎?在經典的法國情色小説《危險關係》裏,誘惑者狄佛蒙子爵就是一個單憑情書即可贏盡無數女人心的高手。但他還是難免被人揭穿,指責他的信寫得太過工整完美,反而失卻了熱情,造成缺陷。

當戀人陷入深深的懷疑,再精妙合理的文字在他眼中也會變得破綻重重。可是反過來想,難道一些因為太過激情而顯得笨拙的表達,就不可能是詭計鋪排的偽裝嗎?正所謂“大巧若拙,大智若愚”。疑懼一旦浮現,任何文字都即刻懸擱失效。

擅于文字的,終將死在文字的手上。因為對方將從文字裏發現,無論對待任何事物,這個作者都是冷靜量度,且能掌握進退的分寸。於是感到危機的存在,如動物般本能地逃逸。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