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23日星期三

梁文道:無名之傷

【成報-秘學筆記】由於人總是會傷害人的,所以沒有人可以不受傷害。

所謂"受傷",我們總是聽到"我很受傷"、"我的心很痛"這類自述,指的當然不是肉身的傷痛。那麼"受傷"到底是什麼意思呢?假如不是身體的傷痛,我們可能為這些自述所指涉的傷分類嗎?可以判別其分佈、症狀與程度嗎?又如何來命名這些邊際模糊的傷口呢?

比如說有這麼一種狀態:你會在日常的對話之中突然啞口,不知下一句應該怎樣承接;你會在回家的途中突然迷失,無法辨認本該熟悉的景物坐標;你還會在現實的生活裡面毫無預兆地臨時陷進空白的世界。

在這種中斷了正常意識的空白裡面,你既沒有想起那曾經美好的遭遇,也沒有想起它們失落的過程;你既不思憶那使你受傷的人,也不怨恨他的殘酷作為。在這一小段抽離出來的絕對空白裡面,你什麼都不想,它也沒有任何意蘊。所以比起一幅山水裡的留白、音樂之中的休止、詩句之中的間斷,它要純粹得多虛無得多。

就像現象學所說的"意識之懸擱",人生在世的一切正常活動、正常思維、正常感知,在這一刻全都被懸擱起來了,所以沒有時間也沒有空間,你墜入了一個不知名的向度之中,不知方位不知長短。醒覺過來,回覆正常之後只好說那是一剎那的空白,但那真的只是一剎那嗎?

凡傷口皆有名號,因為它能指認出造成它的原因,例如刀傷、槍傷和燒傷。莎士比亞在《凱撒大帝》裡說被數十名親信輪番砍刺、滿身是血的凱撒"每一個傷口都在嘶吼,都在控訴"。但是我們所說的這種空白不只沒有名字,也不發出任何聲音,它是沉默的傷口。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