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25日星期五

梁文道:地球之癌

【都市日報-兵器譜】2007年將是人類歷史的轉折點。因為聯合國人口部門估計,到了明年,全世界住在城市裏的人數將首次超越鄉間居民。城市化的趨勢勢不可擋,人口逾千萬的「超級城市」(Megacity)更是雨後春筍般地湧現在發展中國家。

越來越多的人住在城區並不表示我們對鄉郊的依賴降低了,相反地,城市就像《千與千尋》裡那隻貪婪的惡鬼,體積愈大,胃口愈好。全球的都市只不過佔去了地表百分之二的面積,但每年卻要消耗人類可使用資源的三分之二。

我們城市需要城市以外的水源,還需要更多的水來排污降毒;我們需要大面積的牧場和農田,好供應日用的食物;我們要砍去滿山的樹林,以製造生活必備的報紙和廁紙;我們得填滿海岸的缺口,否則城市密集生產的垃圾將會下落不明。

有人計算過,要讓人口約七百五十萬的倫敦維持正常運作,就得有一百二十五倍的土地面積去提供其一切所需。

其實現代人的「生存空間」遠遠大於我們自己所想,我們要的不只是自己那看得見的可憐蝸居,我們還要更多看不見的空間去讓我們消耗,以及消化我們所消耗掉的東西。如果按照這樣的思路去推想,平均全球每人可以分得1.8畝的土地。人真是一種可怕的生物,以其身體尺寸和他所需要的空間大小比例來說,我們很難想像還有甚麼動物要比人更霸道。

這當然是因為我們的生活方式太過特殊,越是先進的城市,就需要越多的空間。以中國為例,農村地區平均每人得有1.8畝的生存空間,上海卻要人均7畝的生存空間。

至於吞沒全球自然資源最多的美國,他們每個人起碼要佔去9.7畝才活得下去。

曾經有人說人類是地球的癌細胞,我想城市就是這些癌細胞造成的毒瘤了,看起來不算大,卻能把生物體的能量吸噬得一乾二淨。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