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7日星期一

梁文道:用野蠻回應龍應台

【都市日報-兵器譜】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得天天拜訪好幾十個大陸網站,看看有甚麼新鮮的事,有甚麼好玩的文章。

大家都知道,想要瞭解比較真實的國情,不是去上標準化的甚麼培訓班,更不是訂閱《China Daily》;而是到幾個網上的著名論譠走走,那裡有一億多的網民天天發言,有時甚至顯得肆無忌憚,彷彿真有言論自由這回事。

其中花我最多時間的,就是「世紀中國」網了。因為它不只有高質量的政治社會評論(一般網上見到的時評,坦白講,就像放屁一樣,還是很臭很長久的那種),還有很多人文社會科學的記述,與漂亮的散文。

對知識分子或普羅大學生來說,這個網站簡直就像美國的《紐約書評》和《紐約客》的綜合體,是每日必讀的精神食糧。

更了不起的是這個香港中文大學有份架設的網站,竟然不拒任何立場的言論,所謂「自由派」和「新左派」可以共存一室;支持環保與質疑環保的可以共冶一爐,相信民主改革的與政治上的保守分子也盡能平等論戰。所以不只大陸的學術界、文化界和傳媒界把它看成最大的平台,甚至連海外的華文知識分子也參與進去,令「世紀中國」成為全球華人知識界最有希望最有朝氣的公共空間。

雖然這個網站的論壇很少出現其他地方常見的謾與粗言、雖然這個網站非常包容態度平和;但是,它還是被當局給關了,而且沒有公開原因,也沒有任何理據,甚至還違反了當局自己制訂頒佈的法令。

於是包括王丹、賀衛方及李大同在內的103名知識分子聯署寫了一封公開信,指責公權力的禁言行為。其實這何止是打壓言論自由?它根本就是摧毀了一個正在成形茁壯的知識社群。

為甚麼當局就這麼害怕知識?這麼恐懼理性?先是制裁《中國青年報》的《冰點》周刊,現在則是對付「世紀中國」。尤其後者就算偶有強烈批判當局的文章,也有人會撲出來為當局謢航還擊,何懼之有呢?

龍應台教授著有《請用文明來說服我》一文,鏗鏘有力地質問大陸當局壓制《冰點》的理由。現在,當局用野蠻回答了她。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