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4日星期五

梁文道:明槍易躲 暗箭難防

【都市日報-兵器譜】表面上,已經沒有人敢再公開聲明女性是男人專屬的財產。但實際上,這種想法依然無處不在。舉個例子,那天和一群朋友共聚,席間一位女性從洗手間回來,向大家投訴有個男子行狀可疑,似乎想要偷窺。她的男友馬上緊張地問:「他看到了嗎?看了多少?」

這種問題看似正常,我們平時也多不以為怪,但只要細想一層,就會發現這樣的反應實在很奇怪。「看到了甚麼?看了多少」又如何?這裡隱含的,豈不是一種非常自私的態度,把重點從女友被偷窺這件事縮窄成她「有冇蝕底」的問題;似乎只要她被人「看到了」,而且看得夠多,自己就虧了本。相反地,如果那個人沒看出甚麼名堂,自己也就可以鬆一口氣,而女友被偷窺的恐懼也就用不著照顧了。

作家陳嵐那篇《面對強姦犯,冒死反抗是人類的恥辱》一文在大陸網界引起的論戰,最值得注視的還不是雙方的論點如何,而是斥責她無恥的那些網民表達出來的態度。有些人可以一方面大聲張揚婦女貞節的重要,同時又以最富暴力色彩的語言攻擊她;一方面重申傳統性道德的珍貴美化,另一方面卻叫這位作家自己試試看「去給人強姦」。難道他們自己看不出此中的矛盾?難道他們感覺不到自己的言語正正就是一種性暴力?

許多人讚賞今天中國社會的性態度夠開放,許多主流媒體雖有政治底線,但不避葷腥;還有很多著名的門戶網站一進去就會亮出五花八門的美女圖片和色情笑話。如果這叫做進步開放,為甚麼陳嵐這麼一篇簡單的文章會惹來這麼多的叫罵?

我看到的,卻是視女人為男性財物的想法仍然普遍通行。更可怕的是種種或隱或現的性暴力充斥各類公私場合,辦公室裡位高權重的男性管理層不只能夠肆無忌憚地大說黃色笑話,甚至隨意出手「親切」問候女同事。在飯桌上,一群男人更是可以眉飛色舞地大談「你睡過她了嗎?」之類的無聊言語,再笑待在場女性臉紅發怒。

面對明刀明槍的強姦犯,或許可以冒死反抗;但是在暗箭四伏的生活環境之中,我們的姐妹們又說如何抵禦呢?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