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9日星期三

梁文道:誰最痛恨卡斯特羅

【都市日報-兵器譜】世界上在位最長的國家元首卡斯特羅終於捱不住歲月的催逼,入院讓權。這位古巴強人一生勇悍,以意志堅定耐力超凡著稱。最能說明他耐力的,大概就是他超長的演講時間,動輒兩小時以上,而且還全程站立手舞足蹈,絲毫不見疲態。

有一回他甚至對著群眾接連演講了八小時,應該是個世界紀錄,只可憐台下的聽眾未必有他這等本事。

五十多年來,卡斯特羅的北方大敵美國已經換過九位總統,而這位獨裁者/民族英雄依然屹立不倒。根據古巴官方的說法,美國特工曾策劃過六百多次暗殺計劃,試圖取他性命,其中最搞笑的一次是把炸彈放進他心愛的雪茄裡面,好等他點煙時炸粉碎。當然這些計劃全都失敗了。

為甚麼美國連越南都可以握手言和,卻獨獨不肯讓步於古巴?當全世界大部分國家都和這個「共產主義的最後島嶼」建立正常經貿關係的今天,何以美國仍然堅持制裁古巴,不待卡斯特羅倒台誓不罷休呢?

注意一下卡斯特羅病倒消息傳出之後,美國邁阿密街上那些歡喜若狂的古巴移民。這幫人的人數不算太多,但卻是共和民主兩黨極力爭取的「基本盤」,在美國政壇向來享有一定的影響力。他們對卡斯特羅的痛恨和美國冷戰時期的反共意識形態可謂一拍即合。

為甚麼他們要離開古巴?又為甚麼如此仇視卡斯特羅?除去政治理由之外,還有一個特殊的歷史原因。

要知道現代古巴曾經歷過兩場革命,第一場是十九世紀末脫離西班牙的獨立戰爭;第二場才是卡斯特羅和哲古華拉領導的革命運動。那第一場戰爭與其說是爭取獨立,倒不如是美國和西班牙爭霸戰的延伸。當年的美國不只有官員出來公開呼籲古巴加入美國聯邦,更以駐軍和外貿的形式直接掌控古巴局勢。

在整整半個世紀裡面,美國駐夏灣拿的大使館一直是古巴的真正權力中樞,還養出了一批裙帶資本主義的掮客買辦。所以第二場革命首要針對的固然是當時無能的政府,同時也是要清算那些壟斷市場的美商和古巴的既得利益階層。

卡斯特羅上台,充公不少私有產業,自然就走了一大批從前獲利甚豐的「資產階級」,而且他們走得不遠,就在稍北一點的邁阿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