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17日星期四

梁文道:新我

【成報-秘學筆記】人可能在一夜之間如蝴蝶飛蛾,完全變態羽化再生嗎?我們可以手起刀落,痛快地斬除那曾經付出的血脈,好再和舊人從頭來過嗎?只要回到基本,就知道這個問題的起點本身就是不可能的。

當一對伴侶彼此許諾:"讓我們從頭來過",而又不欲重蹈覆轍,他們只能變化自己如新人誕生,使得"我們"成為陌生的"他們"。但是,既然他們已經成為不可測的他者,又何必從頭再來呢?也就是說"讓我們從頭來過"這句話取消了自己的前提。一、不可能再有已成過去的"我們";二、也因此不可能再有重來的需要。所以這是一句剛剛出口就立刻成空的話。

故此,我們也就用不著探討人能不能迅速改造自己這個課題了。只不過,往事附著於所有物質之上,歷歷在目。手機上的短信可刪,他留下來的字紙可棄;你不再抽他抽過的煙,不再用他嘴唇接觸過的酒杯;但是他睡過的床怎麼辦?摸過的書又何堪再翻?他撫摸過你的身體,呼喚過你的名字……這所有,又該如何割捨?天涯共此時,你們甚至還處在同一個時空向度之內,呼吸同一片空氣?

所以不管還要不要從頭再來,你也只能消滅舊我,創造新我。"要永遠地創造自我",福柯(Michael Foucault)如是說。這已不只是戀人的命運,而且是現代人的歸宿;如果這算是歸宿的話。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