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20日星期日

梁文道:消滅香港

【蘋果日報-牛棚讀書記】讀胡恩威主編的《香港風格》第二集「消滅香港」的時候,正好在雜誌《飲食男女》上看到一則報道,說的是大坑的「順興茶檔」。這個茶檔已存在了五十年之久,有傳統港式大排檔的格局,每天大清早就會張開帆布篷,架起幾張摺,開始供應早餐給街坊老主顧。我雖不住大坑,但也曾慕名而至,吃它的「車仔腸粉」,喝它的地道奶茶。所謂「車仔腸粉」,就是用「車仔」的什錦材料,什麼豬皮豬紅魚蛋的,一股腦地下在腸粉上,再蘸些自家調製的醬汁。坐在露天的子上,看身邊人來人往,吃熱呼呼的小吃,確有一番今日少見的庶民閒致。

可是經過兩代人五十多年的經營,老闆陳子忠卻開始倒數結業的日子了。記者解釋原因:「……上月開始,大排檔已經多次被多個政府部門警告,令他疲於奔命。像掛了幾十年的帆布忽然被指透光度不足,他花了萬元換掉後,卻又被指令要朝行晚拆。像放在檔旁幾十年的醬料鐵櫃,又被指阻街要收回舖內。還有掛在牆上的招牌,又被指不合規格要拆下來。最要命的,還是幾十年都開在檔旁的十多張被勒令收回,只許開兩張,不少客人來到,站在檔前左瞄右瞄,見沒有位便無奈地離開,仲一去不回頭,令到順興的生意迅速一落千丈」。

這是怎麼回事?政府不是說要縮減貧富差距,鼓勵市民奮發向上嗎?經營大排檔和做小販不就是許多人自力更生的方法?難道全部人都得投身金融中心的建設,或者去報讀職業進修課程好替人打工?政府不是說要建設理想的「營商環境」嗎?為什麼傳統大排檔的營商環境卻越來越惡劣呢?難道只有麥當勞才夠資格擁有理想的營商環境嗎?

在《香港風格2──消滅香港》裏,研究空間政治經濟學的邵健偉引用了林區(Kevin Lynch)等大師的理論,判定「香港政府認為『開放性』(Openness)等同『不穩定』(Uncertainty),而這正正是政府不願意見到的,因為任何『不穩定』因素都有利於弱者進行游擊戰」。也就是說,像順興茶檔這種在小巷子裏早開晚收的舖子對城市管理者而言太沒規矩太過危險,在他們的眼中,道路的唯一作用只能是交通,而唯一可以合法容納商業活動的就是尺寸固定的街舖或商場。除此之外,莫非雜音,莫非亂像,必除之而後快。

胡恩威的怒火,胡恩威的急躁,在我的朋友圈子裏是出了名的。他的劇作和文章因此總給人一種宣言甚至檄文的感覺,有時火力猛撞得叫人受不了。《香港風格2──消滅香港》歷數香港城市規劃和空間管理的諸種弊端,雖不是他一人的作品,但他那鮮明的「胡恩威風格」還是連聞都聞得到。例如這本書開頭幾十頁就是精心製作接連不斷的跨頁彩照,配上一串毫不容情如炮連發的反白大字。且讓我錄下幾句:

「消滅香港是香港政府城市規劃的唯一目標:消滅香港的歷史,消滅香港人的集體記憶,消滅香港人的社區,消滅香港人的家庭,消滅香港人的個人意識,消滅海港,消滅街道,消滅街市,消滅小販,消滅大排檔,消滅老商店,消滅老戲院,消滅樹木」。「香港成為了一座七百萬人的石屎森林監獄,全香港布滿一式一樣的大型商場,一式一樣的樓貼樓大型樓盤大型豪宅」。「小市民不可在街做小販,大企業可以在街邊推銷信用卡,推銷寬頻,推銷樓盤,不正常的在香港成為正常」。

向來關心「香港風格」的胡恩威,用他自己的風格痛快淋漓地把香港政府批得狗血淋頭。如果你看完這本書覺得他太激烈,請想想順興茶檔的故事,想想它的老闆怎樣給「多個政府部門」折磨,那就叫做活生生的消滅香港。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