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9日星期五

梁文道:永遠的謎

【都市日報-兵器譜】八九年六四期間的兩次大遊行到底有沒有一百萬人呢?這大概是永遠的謎。沒有人知道當時統計人數的方法科不科學,甚至沒人有興趣去問這個數字是怎麼算出來的。照我看當年的遊行何只百萬,簡直全港的人都到齊了。

原因很簡單,這麼多年以來我和認識及不認識的人談起八九六四,幾乎每一個20歲以上的都說自己去過那兩次大遊行(或者至少其一)。

更奇怪的是八九離得越遠,時間拉得越長,聲稱自己在場的比例就越高。在1990或1991年的時候,還有些朋友坦承歷史時刻少了自己的份,實在遺憾。如今卻連那些明明對我說過不在場的朋友,都栩栩如生地憶述起那一天的太陽有多猛,群眾的情緒有多激昂。

我不認為他們存心說謊,大有可能是經過多年的媒體薰陶,產生了幻覺,使他們錯誤地記憶了自己的經歷。

這個現象可以說明六四在港人心目中的地位何等重要,那兩次遊行又是何等神聖,令人覺得沒去過簡直就不算是香港人。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較為近期的03年七一遊行,對很多人來講,如果告訴別人自己沒參加過,是很「瘀」的一件事,所以幾大都要認自己扯過banner。

在這個背景底下看曾蔭權否認自己曾經去過「民主歌聲獻中華」,就是一件很趣怪的妙聞了。正如「獨立媒體」網上的葉蔭聰所言,假如曾特首真是一個「飲香港水,流香港血」的香港仔,他怎麼可能不參與這場界定香港人身份,沒去都要認去的聖典呢?

而當全城情緒最激盪的時刻,他還能好整以暇地去馬會吃飯順道參觀真正的香港人在搞甚麼鬼,又是不是公務員式政治中立得太離譜太冷血了呢?

反過來講,如果他真像司徒華所說,確實到場表達過支持,那又何需否認?且看梁振英這等親中派中堅,當年不也聯署過公開信支持學生,今日還不是照樣得到北京信任?比起曾蔭權的表白和何安達的解釋,梁振英的「當時香港數百萬人都有激情,自己也是其中之一,相信這件事將會有定論」就要大方得多了。

假如司徒華真是冤枉了特首,而特首又真是個政治家,那麼他不只不該大張旗鼓地為自己平反,反應像我那些朋友一樣,明明沒去過都死話自己有去,然後再學梁振英那樣子開脫。如此一來就可不負香港仔美名又不得罪中央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