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28日星期三

梁文道:陳方安生從幻象回到真實

【明報-筆陣】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高調宣布將要參加今年的七一大遊行,她這個動作等於正式把自己歸類到泛民主派的行列之中,當然起到了振奮人心鼓舞士氣的作用。問題是這個作用可以大到什麼程度?她又會不會進一步落實這種精神層面的影響力,直接參選特首呢?

撇開中央支持與否等外緣條件不談,我們先來看看陳方安生如果要認真參選特首的話,會面對什麼即時的實際問題。要知道陳方安生最大的政治本錢不是實績,而是形象。這個形象的內涵包括兩大部分,一個是香港人對前朝高官的懷念嚮往,另一個是她和大部分港人非常厭惡的董建華不合。就前者而論,陳方安生並不比現任特首曾蔭權更佔上風;事實上,曾蔭權之所以民望高企,其中一個原因可能也就是大家覺得「都係有經驗高官夠穩陣」。以後者而言,人民公敵的敵人自然是人民的朋友,既然陳方安生是因為跟董建華不合才被迫掛冠,她當然就是良心的代表了。又由於董建華在民主派支持者的心目中是保守頑固的,所以陳方安生就是民主進步的了。在這樣的基礎之上,她今天投身民主派陣營,顯得相當自然相當合理。

可是參選特首不能只靠形象,還得有一連串實質的政策主張。整個泛民主派除了支持盡快實現雙普選這一點外,在其他領域的看法並不重合,甚至可說是南轅北轍。添馬艦一役,已盡見泛民內部的矛盾。這也就是為什麼泛民明知只能共推一人參選特首,卻遲遲沒有明確人選的原因之一。同樣的問題也出現在陳方安生和泛民陣營的關係上。除了民主進程要加快,陳方安生還有什麼其他泛民陣營共同接受的實質政綱呢?

陳方安生要統合整個泛民陣營的紛紜意見,已經夠高難度了,更大的困難在於她能夠提出一些和前朝政府很不同的施政思路嗎?比如說公民黨倡議的最低工資和標準工時,假如她今天表示贊同的話,馬上就會遇到挑戰,問她以前在位時為什麼沒有打過這種主義。情就跟梁國雄等社民聯線成員對其民主忠誠度的質疑一樣。因此,陳方安生那前高官的形象優勢反而會變成一個包袱,當她認真投入選戰的時候,就會陷入一種老是要解說何以今是而昨非的被動局面。說不定到時候用這法子挑戰她的還是她的老下屬曾蔭權。

只要想想這是個多麼麻煩的境,就知道陳方安生披甲上陣的機會實在是小之又小了。所以無論對她本人還是對泛民陣營來說,她最好還是繼續當個精神領袖。以道德形象的力量專攻民主一點,不及其他範疇時,方為上上之策。然而這又暴露出了泛民陣營面對的另一問題,那就是沒有領袖。泛民主派不乏可以起到號召群眾作用的精神領袖,司徒華、李柱銘、陳日君樞機甚至黎智英都是這種人;他們缺的是直接指揮戰局,馳騁沙場的將才。縱觀立法會內幾位黨團領袖,余若薇雖有魅力,但願不願全身投入是個疑問;李永達則有心無力,難以服眾。換句話說,我們可以在泛民陣營裏找出好幾個「香港昂山素姬」、「香港曼德拉」甚至「香港辛海綿」,但卻找不到在政壇上實際操作的領導。如今有了陳方安生,只是多了一個精神支柱和運動象徵,但她仍然不是大家等待的那位「共主」。

無論如何,陳方安生這麼旗幟鮮明地站了出來,還是有好處的,而且是對民主進程、曾蔭權政府和保守派等三方面都有好處:

一、對保守派來講,一直隱而不發的陳方安生是個幽魂般的政治人物,她享有的民望和曾蔭權得到的民意支持率一樣,都是種沒有選票等實在認受程序支撐的幻象。由於少了政府機器和政團組織的平台,陳方安生的聲望說不定比曾蔭權還要難以掌握。正是如此,這位傳說中的「香港良心」反而更有威脅,更加嚇人。你永遠不知道要是認真起來,她會有多大的能量。現在她終於肯下賭注,把自己積累多年的名望押在七一遊行上頭,正好給了保守派一個檢驗其虛實的機會。接下來就算她真的投入特首選戰,也就有憑據去估算她的實力了。

二、對曾蔭權來講,不管陳方安生將來是參選還是助選,總算有了個明確的對手,可以助他打一場他非常需要的「幻象選戰」。以他現在得到的資源和民意支持率看來,他實在用不擔心落敗。反過來說,由於多了如此一位北京視為眼中釘的敵手,他在選委會戰場上統合保守派的力量就更強大了。好些本來打算左搖右擺試圖漁翁得利的選委,現在面臨敵我分明的處境,怎能不跟緊中央路線,自動歸邊?

三、對整個香港的民主進程來說,儘管陳方安生未必有太多光輝「戰績」,但她始終能夠發揮團結民心的效果。這位民主派精神領袖甚或「民間特首」的存在,將會對中央政府、保守派和曾蔭權造成很大的壓力。假如陳方安生三不五時地把普選時間表掛在嘴邊,就算中央政府再保守,曾蔭權再不願意,下一屆的特區政府都很難忽視這個議題,完全避而不談。

在香港這個流行玩弄隱晦的高層權力圈子裏,陳方安生的表態格外難得,她照亮了虛幻混沌的泥沼。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