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5日星期一

梁文道:放下六四向錢看

【都市日報-兵器譜】每年六四,都有人叫我們大家「向前看」。我總是把「向前看」這三個字和「向錢看」搞混,因為那些勸大家向前看的人總是強調國家和從前不一樣了,如今的中國是個數一數二的強國。

最近不才有個調查指出世界各地有過半的人相信中國將在2020年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強國嗎?

而中國強在哪裡呢?自然是它的經濟地位。世界工廠、世界最大的巿場,全球經濟的最大推動力量,這些稱號都可冠用在中國身上。所以我們不應該糾纏過去,要看看當前的中國多麼強盛,如何富有。

這種說法的邏輯真有意思,等於是叫人忘記一個殺人犯的過去,原諒他那未經審判的罪惡;注意他今天擁有的財富與地位就好。又假設當年贏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日本,戰後成了舉世第一富國,我們是否就不該再追問南京的屠殺是怎麼回事?強迫去「慰安」的軍妓又有甚麼下場呢?

由這套「向前看」邏輯推演出來的更冷血版本是這樣的:一、今天的中國和諧穩定,繁榮富裕;二、當年的中央政府鎮壓了北京的民主運動;三、沒有過去的鎮壓就沒有今天的榮景,所以過去的鎮壓是對的。其冷血之處在於把現在的成果歸因於八九年的血腥手段(但又說不清其中關聯),於是我們所有分沾到中國經濟起飛好處的人,都成了那場悲劇的受益者。

即使再盲目,也都看得見中國的盛世風貌;但是不用學過大一邏輯和思考方法入門,也都曉得這類「向前看」邏輯是何等荒謬。我們怎麼可以把今日中國取得的成就和十七年前的清場手法這樣子連繫起來呢?我寧願那些想為當時政權開脫的人甚麼都不說,也好過這樣子扭曲事實鋪陳無恥的歪理。

我們都相信六四的悲劇很難再有重演的機會,也願意相信中國未來會變成一個安穩和諧的國度。但是一個真正強大的國家必須得到世人的真誠尊重,而一個真正得到尊重的國家必然也是個敢於面對歷史承認錯誤的國家。迴避六四,甚至迴避文革,並不能證明往日的正確,更不能彰顯現在的成就。「向前看」的理論只會使我們變得比否認歷史的日本右翼更無恥,而不會讓我們佔上自以為存在的道德高地。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