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15日星期一

梁文道:總統和國王一樣有錢

【都市日報-兵器譜】現代民主政治的基本信念,就是個人參與政治的機會都應該是平等的。一個人不能只是因為比我有錢,交稅比我多,就可以擁有多過我的政治權利,進而得到更多的權力。

西方民主國家在過去兩百多年來的發展歷程,就是這個原則的漸次展現。起初,只有擁佔某個數量資產的人才有投票權,後來擴大到了所有納稅人手中;最後,則全部成年公民不論貧富,都有一張可以決定國家命運的選票了。

然而到了今天,可悲的是許多民主國家的國民剩下,也就是這麼一張選票了。《福布斯》雜誌公布的「國王與獨裁者億萬富豪榜」證明的是個古老的道理,一個國家的政制越是集權,它的財富和政治權力也就越集中,所以沙特阿拉伯國王與卡斯特羅當然是他們國家中最有錢的人。可是今天的世界卻出現另一股奇特的逆流,那就是剛剛給扳倒的泰國總理他信和意大利總理貝盧斯科尼。

就算不談這麼極端的例子,看看前兩年《福布斯》雜誌設計的另一份世界各國元首財富排行榜,我們也會注意到許多國家的領導人原來也都是富豪,例如美國總統布殊和副總統切尼。這是甚麼道理,難道老百姓都喜歡富翁,覺得他們光是有錢還不夠,還要讓他們統治自己?

當然不。這是因為現代的民主政治已經變成一種十分昂貴的遊戲,要競選要打宣傳戰,口袋還沒有充裕的經費就根本玩不起。籌款是條出路,但籌款很容易變成名正言順的官商勾結,以收取財團巨額獻金聞名的日本式民主就是最佳範例。要不就乾脆靠自己,像他信和貝盧斯科尼那樣,先擲下大把的銀,當選之後總有機會連本帶利地撈回來。

這種現象格外令人神傷於社會民主主義的全球退潮,因為強調社會財富分配,立場左傾的社會民主主義本來要解決的,就是財富與民主的根本問題。社會民主主義把民主和財富的平等看成彼此相關不可分的兩大價值,相信沒有較為平均的財富分配,就談不上真正的平等。舉個例子,一個人若是貧無立錐之地,謀生尚且困難,他又怎麼去買報紙關心時事又怎會有空去參加公民集會討論政治?更何況參政?就算他肯放下一天的工作去投票,多半也只能是受到排山倒海的競選工程蠱惑,不知就裏迷迷糊糊地投下了選票。

主張緊縮福利開支的新自由主義如今大行其道,或者真能提升社會整體的收入水平,但卻不止壓不住,還助長了全球各地貧富之間的距離。照這個趨勢看來,或許有一天我們會看見《福布斯》全球元首財富榜可以和全球國王財富榜一較高下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