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24日星期三

梁文道:殘殺老人的時代來了?

【都市日報-兵器譜】看過經典電影《楢山節考》的人,當會記得片子裡那個山中貧苦村落的殘酷傳統。到了一定歲數,村裡的年輕人就要揹著自己的年邁父母走上雪山,將他們遺棄在大雪紛飛的山上,任其凍僵餓死。

這麼做的理由是因為村子的土地貧瘠,生產不豐,糧食不足,所以把沒有生產力的老人丟在深山裡自生自滅,不只比直接殺死他們要仁善,而且也很符合經濟原則。

其實,這不完全是虛構的故事。歷史上很多文明都有類似的處理老人的傳統,目的都是想讓這個社群或部族可以強健地生存繁衍。雖說如今世界上的發達地帶文明得很,不可能容許這種事的發生。但是請注意一個全新的殘害老人的年代可能即將來臨,因為發達國家及地帶正在進入高齡化時期,人類歷史上頭一回超過40歲的人口要比40歲以下的還多。

請想像一下,20年後你走在街上,白髮蒼蒼的老者觸目皆是,活蹦亂跳的小伙子卻屈指可數,這是個甚麼光景?這同時意味著越來越多的人要倚仗越來越少的人扶養,更意味著整個國家一半以上的預算可能都要投入到照顧長者的福利和健保之上。尤其是實施一胎計劃之後的中國,當現時仍在勞動巿場打拚的一代退休之後,會發現自己沒有足夠的積蓄,國家又欠缺足夠的健保儲備,只能信任自己的子女,這是何等巨大的危機,毫不誇張地說,政府甚至有破產的危機。

諷刺的是我們的生命科技及醫學卻仍然不斷鑽研延長生命的技術,而且屢有突破。另一方面,則有人說現代人一生中最貴的日子就是最後的那一天,意思是用在人生最後階段那幾天的醫療開支是非常昂貴的,要比你前半輩子花在看病上的錢多得多。

首先糖尿病、心臟病及癌症這些纏擾老人的病症就要耗用很多藥費和醫護的心力了;當病人陷入彌留狀態,加護病房裡挽救生命的努力更是代價驚人。在這種情況底下,已經有些地方的學者和官員在研究我們是否該應用經濟原則,計算何時停止對一個老年病人用藥。舉個簡單的例子,一個80幾歲的人患了腎病,只要換腎才能活命;但我們值得把一個新鮮的腎臟用在一個既無工作能力,而且頂多再活10年左右的人身上嗎?

大自然是很殘酷的,多數年老的動物要不是被更強的掠食者吃掉,就是給遺棄在荒野上無助地等候命運的降臨。人之異於禽獸者幾稀矣,全賴那一道短窄的道德紅線。世界人口變化的大勢會不會衝潰這條線?將來有一天大家又會不會呼籲長者們為大家著想,提早犧牲生命,「為國捐軀」呢?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