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7日星期日

梁文道:你知道蘇格拉底嗎?

【蘋果日報-牛棚讀書記】既然要辦一個閱讀《蘇格拉底申辯篇》的讀者會,就得找一本好的譯本。但是遍觀市面上琳琅滿目的柏拉圖作品,到底哪一個版本最精審妥當呢?

現在的中文出版市場發達,很多硬皮英文書買回來沒多久,價錢只是十分之一的中文版居然就跟出現了。所以有時候逛英文書店,看到些喜歡的書,也不禁思之再三,怕吃虧。我的辦法是除非真有即時需要,否則別買那些鐵定會出中文譯本的新書,例如最紅最多人推介的暢銷書。

可是書的翻譯似乎模模糊糊有個規律,那就是越容易暢銷的書通常也譯得越糊塗。因為時間重要,人家的全球熱潮早就過了,你才出中文版就會影響銷路了。例如芝加哥大學的經濟學教授Steven Levitt去年那本《Freakonomics》,用經濟學的角度比較三K黨和地產經紀,研究毒販為什麼要和他們的老媽住在一塊,既有趣還長見識,現在仍在美國暢銷書榜名列前茅。果然,大陸中文版很快就在今年年頭搶閘推出。但是才見到封面,胃口就倒掉了,因為他們居然把書名譯成《魔鬼經濟學》!Freak要怪到什麼程度才會變成魔鬼呢?

八十年代正逢「文化熱」,學術書的翻譯也有只爭朝夕的現象,我曾在比較公共財政制度的書裏見到free rider變成了「自由騎士」;也在一本文學史裏讀到好幾頁在講大炮,找原文對照才知道人家談的是canon(經典)而非cannon(加農炮)!還好這個譯者沒把它譯成照相機,否則說「歌德就此成為日本名牌照相機」就很前了,雖然「歌德自此被人放進了大炮」這句話也十分悲壯。

說回柏拉圖,雖然中國精通希臘文的人向來奇缺,但是翻譯這類古典作品,譯家的態度卻嚴謹慎微。就算不懂希臘文的朱光潛先生和楊絳先生,也都盡力搜羅可靠的外文版本作底,而且譯出來文筆可讀,叫人敬佩老一代人的自重。可惜接觸西學百多年了,有那麼多的外國作者開始用中文說話,像柏拉圖全集這樣的經典卻直到不久之前,還沒有完整地翻譯過來。

尚幸北京清華大學的王曉朝教授終於在2003年以一人之力譯成《柏拉圖全集》,真是可喜可賀的盛事,也是叫人震驚的奇事。喜的是自此我們有了人名和術語前後一貫相連的柏拉圖作品;驚的是許多學者窮數十年之功才能譯出一卷柏拉圖對話錄的翻譯,王曉朝竟然一個人成就這麼巨大的事業,這是全世界少見的。

對哲學有興趣的朋友,我通常推薦他讀點柏拉圖。不要以為柏拉圖大名如雷貫耳,寫的東西就深奧難懂,其實那些對話錄有人物有情節,深有深讀,淺有淺看。比如《蘇格拉底申辯篇》,內容就是這位耶穌以外最出名的西方殉道聖哲,怎樣在最後判了他死刑的雅典法庭上為自己辯護。凡是想知道蘇格拉底為什麼是哲學家乃至於所有知識分子典型的,都該看看這篇簡短的對話。

不過,在這篇對話錄裏,我們也看到王曉朝譯本的一點問題。首先篇名被他簡化成《申辯篇》,而非《蘇格拉底申辯篇》,要知道這是柏拉圖所有對話錄裏唯一在題目上點出蘇格拉底名字的一篇,怎可略過?然後第一句話「聽過原告的控訴,雅典公民們,我不知他們對你們有何影響;我簡直快認不出我自己了」譯作「先生們,我不知道我的原告對你們有什麼影響,但對我來說,我幾乎要被他們弄得發昏了」。這種譯法流暢,但忽視了蘇格拉底在此要說明他自己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而他的對象則是「雅典公民」,也是關鍵,不該省去。

看來我們要在中文裏準確認識一個老外,還不是一件易事。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