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3日星期五

梁文道:學術不因政治添榮

【都市日報-兵器譜】備受爭議的美國哈佛大學校長森默斯終於自動請辭,成為該校150年來最短命的校長。這本該是象牙塔裡的風波,但卻成了美國以至於其他國家報紙國際版上的熱門新聞,原因自然是哈佛。這幾年中國一片留學熱,上至高官下至中學生,說到放洋就言必哈佛。

到底哈佛的地位是怎樣得來的呢?它的聲譽又是建立在甚麼東西之上?除了它龐大的資產、傑出的教授與知名的校友外,我還想到一兩件趣事。

上個世紀80年代,哈佛違反了和美國政府關於錄取美籍非裔學生的約定,被政府告上了法庭。先不說這件事的是是非非,值得注意的是當時哈佛面對政府時那理直氣壯寸步不讓的態度。還有一回,哈佛的畢業典禮想請列根總統任主講嘉賓,但後者因哈佛不肯頒授榮譽學位予他而推拒邀請,這間高傲學校的態度很明確:不來那就算了。

你可以說它對著政府和國家領袖時能擺款,是因為它有本錢;但反過來你也可說它的本錢就是這麼累積下來的,既不刻意疏離政治但也無需獻媚。想起我們的北大,它最為後人景仰的校長依然是蔡元培。哈佛換個校長之所以能成新聞,是因為他的校長面對美國總統可以說你是政界的頭領,但我也是學界的頂峰,互相尊重也互不相讓。我們時常歌頌知識分子的獨立人格,但很少去談學術界文化界的「界格」。「界格」說白了,就是學術文化相對的獨立地位;正因其獨立,一個學者的話才有了分量。

我們願意相信他的發言他的研究服膺的是學術本身的邏輯,以真理的追求為目標,而非取悅政治人物的喜好為原點。畢竟政治的邏輯和學術的邏輯是兩套不同的邏輯。森默斯個案有趣的地方是他曾經「學而優則化」(一種傳統中國稱頌的道路),官拜美國財政部長。但哈佛教員不會因此動搖要拉他下台的決心,正如當年他辭官回到校園出掌哈佛的時候,評論的說法是他「更上一層樓」了。

不只哈佛,現代世界任何一所大學的校長和教授都不可能在名片上用括弧標明自己的身份「相當於正局級」,除了中國。

巴金去世之後,很多人關心誰能取代他在文壇的領袖地位。蘇童說得好,中國文學界不再需要領袖了。但我以為如果有個作家自然成領袖還不要緊,重要的是他不再需要一個「國家領導人」的頭銜。巴金就是巴金,他是不是全國政協副主席,對他的地位可有半分影響嗎?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