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1日星期三

梁文道:防民如防賊

【都市日報-兵器譜】衛生福利局下令要大家交出「私養」的家禽,「私養」二字真是可圈可點,表明只有雞場鴨場才是被認可的家禽環境,但又不願花錢賠償,其中一個理由是怕有人趁機走私偷渡一些雞鴨入境,再交出來要政府給錢,變相搞欺詐。換句話說,政府奪走了一批市民的私產,消滅了他們的伴侶,居然既不道歉又不補償的原因就是怕一些還不存在也不知道會不會出現的欺詐犯。這種思路可以用五個字總結:防民如防賊。

同樣的思路也出現在昨日康文署舉辦的舊書義賣活動之中。康文署為了避免有人大批大批地搜羅舊書去做生意轉售出去,於是限定進場市民每人最多只准買三十本書。我們不妨想像一下,會不會有人買了三十本書回去再稍稍抬高價錢轉售給舊書商呢?又或者一個人回家翻了一兩天,發覺買回來的書其實不對胃口,再轉手賣出,這又算不算買賣交易呢?再想像得極端一點,難道一個書商就不能找幾個兼職買手進場,大批掃貨而回?

義賣之所以為義賣,就是賣掉貨品賺回來的錢挪作慈善用途,因此一場義賣會應該以籌得最多善款為目標,至於買東西的人為何而買根本無關宏旨,主辦者也無需過問。同樣地,那些幫襯康文署買舊書的人,不管是買回去自己看,還是當禮物送人,甚至只是很變態地一把火燒了過癮,都與康文署無關,也都不違背義賣籌款的宗旨。

康文署管理的公園中長木椅愈來愈少,單人座位愈來愈多,至於以往那些一排可以坐上三四個人的長木椅也都加上了鐵扶手。為的就是不讓露宿者有睡覺的地方。公園應不應該提供地方給露宿者睡覺姑且不論,但一個有家可歸的市民難道就不能走累了,橫躺在椅子上小寐一會兒嗎?又或者老人家見陽光普照,園中靜好,難道就不能臥下來曬曬太陽嗎?

一個服務人民的政府怎麼可能老是把人民當作不法分子?因為害怕看不見的詐欺犯所以硬搶百姓財物而不給錢,因為害怕二手書商獲益而限制愛書人買書的數量,以致於就算籌款數字少了也在所不惜,這麼不信任百姓,處處防民如防賊的政府,又怎能贏得市民的尊重和信任呢?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