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20日星期一

梁文道:虐待動物為甚麼是種問題

【都市日報-兵器譜】從大陸到香港,最近半年來都有許多虐待貓狗的事件惹起注意。尤其叫人齒冷的,是幾條網上流傳的的短片,片裏只見一名女子用高跟鞋的鞋跟踩穿了幾頭小貓小狗和兔子的頭,畫面之恐怖,實在是慘不忍睹。

於是網友們憤怒了,先是群起而攻之,再來則籌款懸紅通緝。終於涉案數人先後出面認錯,甚至接受所屬單位的處分。可是還有一種聲音,認為中國大地連人的問題都還沒解決好,我們何苦為了畜牲神傷;連許多百姓的吃喝病老都還沒照顧到,又何必急著為動物謀褔利?

的確,一隻狗受到虐待傷害,有時候會比車禍天災更能牽動人的情緒,比一個人被打劫殺死更易惹起同情。通常我們會強調那些遇害的貓狗是「無辜」的,但難道死在盜匪刀下的人就不是「無辜」的嗎?為甚麼我們會以為一頭小貓要比一個人更無辜更無助呢?

其實這是一種相當現代的觀念,只有在現代世界,寵物才從所有動物之中分離出來成為一種特殊的範疇和類別;也只有在現代世界,人類飼養的動物才漸漸被區別成可食的家畜與不可食的寵物。寵物型的動物總是被人的情感投射為非常被動、柔弱的狀態,猶如人類身上最軟的那根肋骨。相比之下,人類就算再怎麼無辜,只要他不是嬰兒,大家下意識還是覺得他有人的種種陰險潛能,甚至可能已經有了許多令人不快的紀錄,他會欺騙、他會不忠、他還可以傷害其他人。而一隻狗,卻是永遠不會為惡,沒有「原罪」的。

因此寵物成就了人類自己永遠無法企及的純真理想,各種小動物和嬰兒的圖像在現代世界裏廣受歡迎,乃至於氾濫成災,這是有道理的。當我們讚嘆一頭小狗可愛的時候,我們眼中看到的其實不只是一隻幼年的犬種動物,還是一種我們在日常生活裏愈來愈難找到的狀態,一種抽象而且未受人間種種計算污染的純真。除了排解人的寂寥,成為人的伴侶之外,現代寵物的意義還在於它是種補償,大家把世間不可能存在的天真純潔投射寄寓在牠們的身上,愛牠就是在遺忘人類自身的無力。

所以虐待動物一事雖非自今日開始,但卻直到現在才成為一種問題。因為貓狗有這麼特別的地位,虐待牠們就是摧殘人性裏最稀缺最軟弱的素質。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